-

而他在公司裡的所有股權被另一個夥合人算計以資低債借款數十億,所以,公司被買走了,他那一份收益直接還銀行了,還被清算出一筆他以個人名義代款的債務。

就是簡之霈還清的這十個億。

葉國豪也是無奈又氣憤,但被人算計了,他也隻能認栽了,而且他想退休了。

“爸,你先養傷吧!”葉彎彎安慰一句,她站在二樓的欄杆上,看著樓下沙發上拿著電腦工作的男人,氣質清冷,禁慾又迷人。

這令她到現在都無法相信,他那張輕抿的薄唇親過她。

唐知夏今天一早來公司裡接見了幾位定製客人,她原本就是珠寶設計師出身,對待客戶即用心又耐心,雖然她的身份已經很耀眼了,可她這份親自接客戶的行為,無端令人備顯尊貴。

僅僅不到半個小時,喝了兩杯咖啡的功夫,就已經談下了三位夫人近千萬的定製款訂單。

唐知夏也知道珠寶行業現在進入了白熱化階段,想要真正跳出以往的經營模式,一定要走更高階的路線,而她也有意打造瑞寶閣成為市場頂尖公司。

唐知夏在做員工的時候,就知道整個公司裡潛藏了不少偷懶怠工之人,這些人混居高層,無所作為,還從中撈取了不少的好處。

唐知夏決定做一番改革,和人員調動。

會議室裡,坐著李玫,李陽,宋煜三人,唐知夏最信任的就是他們三個人。

很快,一套人員改革施實完成,李陽為副總,李玫提升為大區首席總監,宋煜的職位也提升很快,負責瑞寶閣高定品牌總經理,知人善任,是唐知夏現在首要做的事情。

下午瑞寶閣高層架構改變,那些曾經以為穩坐高位,拿著高薪的經理人,則一個人被調至邊沿化的位置負責,並以業務能力的高低製定薪水。

而在公司裡真正認真做事的員工,也得到了提升和重用,一時之間,瑞寶閣大辦公室裡怨聲四起,同時,那些被重用的人,也意識到了瑞寶閣的公平公正,越發激發他們想要投身工作的堅定意誌。

唐知夏正在辦公室裡看檔案,突然就聽見李小昕的聲音在外麵急急阻止什麼人。

“不能進去,唐總在工作。”

而李小昕還是冇有攔下一個人高馬大的男經理,他正是被調職的一員,他極不甘心的推門走到唐知夏的辦公桌對麵,“唐總,你這就不夠意思是吧!我在瑞寶閣乾了八年,冇有功勞也有苦勞,你怎麼能說降職就降職?”

唐知夏不慌不忙的站起身,目光冷銳的盯著這位經理,“邱經理,瑞寶閣

從現在起,冇有多餘的錢養閒人,如果你不配合調職,可以提出辭職,我也很歡迎。”

“唐知夏,你不也是一個設計師上位的人嗎?你牛什麼牛。”邱國誌冷嘲一句,“不就仗著有張漂亮臉蛋,勾引上席九宸這種男人嗎?你冇進瑞寶閣的時候,我都坐上經理的位置,你現在敢降我的職?”

唐知夏也不打算慣著誰,她冷冷道,“憑我現在是瑞寶閣的老闆,我有權利做任何決定。”

“唐知夏,調職可以,降薪不行,不然,我就帶著我的人全體罷工。”邱國誌在這裡也是混到了一定身份,手下不少。

“你要有這本事,你試試,看看是我手裡的證據讓你進去先呆著,還是你在這裡鬨事來得快。”唐知夏說完,冷冷數著他的罪名,“從你手裡剋扣出去的錢,冇有一千萬,也超八百萬了,你真以為我不知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