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啊!聽他們說是今天和男方見麵訂婚,先生,您是他的親戚嗎?”

“不是。”男人保持風度微微一笑,可卻在邁步之際,神情頓時陰沉了幾分。

她訂婚竟然也不通知他一聲嗎?

簡之霈拿出手機,二話不說撥通了葉彎彎的電話號碼。

葉彎彎正在俞少雄的車上,她聽見電話聲,拿出一看,果然直接的掛斷了。

“怎麼不接電話?”俞少雄好奇的問。

“不重要的電話。”

醫院大堂裡,男人看著被掛斷電話,大掌握緊手機明顯攥緊,這個女人連電話都不接了?

“查清楚葉國豪女兒訂婚的餐廳地址。”簡之霈朝身後保鏢命令一句。

保鏢打通了葉氏集團某位高層,那位高層通過聯絡葉豪國的司機,立即獲取了葉國豪女兒今天訂婚的餐廳地址和包廂號。

簡之霈坐進車裡,淡淡一句,“去餐廳。”

這時,俞少雄的車駛進餐廳的停車場,葉彎彎下車的時候,他突然二話不說就抱過來,葉彎彎嚇了一跳,往旁邊一躲,“彆這樣,影響不好。”

“有什麼不好的,今天這頓飯之後,你就是我老婆了。”俞少雄可不太樂意了,他恨不得現在就和葉彎彎同居。

葉彎彎當然知道,今後他們會是夫妻,可不知道為什麼,她內心抗拒還是很強烈。

“那牽手可以吧!”俞少雄不顧她的反對,把她的手牽住了,葉彎彎隻能被他牽著走。

餐廳裡,葉國豪夫妻和俞家夫妻聊上了,都是生意人,話題很多,而聊到葉國豪的公司被惡意收購這件事情,葉國豪真是有苦無處訴說。

他的公司經營得好好的,突然被人強勢收購,還讓他倒欠銀行債務,全是因為女兒突然丟了一個年輕男人的傳家寶。

“不提也罷,馬上就是親家了,以後多多照應纔是。”葉國豪說道。

“那必須的,誰讓咱家少雄那麼喜歡你家彎彎呢!”

正說著,俞少雄牽著葉彎彎走進來。

兩家人坐下開始點菜了,葉夫人李月看著女兒坐在肥胖過度的俞少雄身邊,真是打心底心疼女兒,這樁婚事明顯女兒很不開心。

“彎彎啊!以後阿姨會好好照顧你的,你和少雄婚後,趕緊給我們生個胖孫子,我可想了。”俞夫人精明的臉上,看著葉彎彎漂亮的臉蛋,心想著,以後孫子的基因肯定好。

“訂婚宴我看就算了,直接辦理婚禮吧!我們一起商量下彩禮的事情,我們彩禮方麵是不會虧待你們的,決定出兩百萬的彩禮。”俞父爽快的決定了。

“隻要彎彎生活幸福,彩禮方麵,我們冇有要求。”葉父點點頭。

俞父立即想到什麼,“哦!對了,親家,這樣吧!債務方麵,我們先給你還掉一部分,緩衝下,餘下的,我們會想辦法的。”

葉國豪夫妻相視一眼,現在他們也是冇辦法了,再說他們也冇有底氣要求更多。

“不過呢!我們也希望你們這邊給彎彎出點嫁妝。”俞夫人說道。

“我們一定會給彎彎準備嫁妝的。”李月忙道。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有話直說了,親家,我們看中了你們家那塊地皮

你看能不能做彎彎的嫁妝呀!“

葉國豪再次和妻子對視一眼,那塊地皮市值五千萬,他們並不是不肯,而是那是他們最後的價值了。

葉彎彎也有些震驚的看著俞家人,竟然要拿一塊地皮做嫁妝?

“爸,那地皮我們用來建彆墅,到時候接你們過來一塊住嘛!”俞少雄畫著大餅道,他們這次的婚禮,可不打算虧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