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姍,唐青青突然無處發泄的怒火在這一刻點燃了,宋姍在她眼裡,是卑鄙無恥之人,她公然搶她的男人,還一直給她出壞點子,把她的人生毀掉。

唐青青抓起一旁的湯就朝宋姍走去,宋姍低著腦袋,她試圖不要讓唐青青認出來,可就在這時,她感覺有腳步走過來,她一回頭,一碗冷湯就朝她的臉上潑了過來。

“啊!”宋姍頓時睜開不眼睛,下一秒,一個耳光狠狠扇過來,打完臉還不夠,唐青青尖叫著扯她的頭髮,“宋姍,你這個賤人,我要殺了你。”

“唐青青,你放手。”宋姍疼得頭皮火辣發疼,而這時,兩個獄警及時過來拉開了她們,並嚴厲的凶了她們一頓。

宋姍一臉噁心的抹著臉,她的臉動刀太厲害,此刻額頭包塊明顯,整張臉饅頭髮酵似的,連嘴都有些歪。

“哈哈!瞧瞧你的臉,像個巫婆一樣,真是叫人看了反胃。”唐青青坐在位置上,對著抹桌子的宋姍嘲諷。

宋姍冷笑一句,“我就噁心你,反正我們還要一起相看十幾年呢!可唐知夏卻風光無限,成了席太太了,你知道她和席九宸結婚了吧!同樣是唐家大小姐,你像隻老鼠一樣見不得光,她卻如鑽石般耀眼。”

唐青青咬著唇,她當然不會告訴宋姍,她真實的身世,她當然羨慕唐知夏,可現在,她連最渴望的自由都得不到,羨慕嫉妒有什麼用?

“康皓軒也判了吧!我們都毀了,誰也冇有好下場。”宋姍坐在唐青青的對麵休息。

唐青青的眼底也是一片灰暗,她的父母親都坐牢了,連她也是,到底她有冇有後悔曾經的任性,惡毒呢?

她悔不當初,如果再給她重新來一次的機會,她一定不會把自己毀到這個地步,她可以找一個不那麼有錢的男人嫁了,生個孩子,相夫教子多好。

“後悔也冇有用。”宋姍看穿她的心思。

唐青青抬頭反問,“我還不知道你是怎麼進來的呢!”

宋姍倒是不瞞她了,因為那些日子是她回憶裡最快樂的時光。

“你知道嗎?當年唐知夏被我們算計的那一夜,進那間包廂的不是牛郎,而是席九宸,事後,席九宸交給唐知夏一塊表,那塊表被唐知夏扔在地上,服務員聯絡上我,把表給我了。”宋姍到現在還能清晰記得席九宸來她店裡找她的時候,他渾身尊貴氣息,舉手投足散發著迷人的男性魅力,令她一眼淪陷,瘋狂愛上。

唐青青的眼睛瞪大,“然後呢?”

“然後五年後,我的店裡生意差到關門,我把那塊表賣了,一個星期後,席九宸帶著那塊表來找我的店裡,問我那夜的女人是不是我,我說是。”宋姍毫不羞恥的說道。

唐青青立即罵了一句,“你真不要臉。”

“換作是你,你也一樣,席九宸說會補償我,他給了我大彆墅,跑車,一張冇有額度的黑卡,幾個傭人,那段時間,我風光又快活,我想什麼就買什麼,我還能和席九宸一起吃晚餐,一起去珠寶展。”說到這裡,宋姍看向唐青青,“我還送了你幾樣禮物,價值都超過五十萬了呢!”

唐青青終於知道宋姍當初發財的原因了,原來,她搶了唐知夏的身份,把本該屬於她的補償用在了自己的身上。

“所以,這就是我進來的原因,七個月吧!我花了席九宸三千五百萬,最後還被唐知夏算計,給了我一個敲詐的罪名。”說完,宋姍苦笑一句,“都說人生不能遇到太驚豔的人,有時候,那不福氣,是劫數。”宋姍用自己的餘生來償還自己的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