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行,上次彎彎都逃出國了。”葉國豪倒是心疼起女兒了。

“十個億啊!我們上哪裡去湊這筆錢?反正我是不能讓你進去的,你要進去了,我也不想活了。”

葉彎彎手裡的水果差點提不穩了,什麼?爸爸欠銀行十個億?而隻要她再次答應嫁給俞少雄,他家就會幫忙還債?

她是挺感謝俞少雄的,上次她逃婚了,他還能要她,即然對方主動開口幫忙,葉彎彎又顧及什麼呢?

她推開房門,朝正在爭論著的夫妻道,“爸,媽,我都聽到了,你們也彆爭了,我嫁,我願意嫁給俞少雄。”

“彎彎!”

兩夫妻回頭看著女兒堅決的表情,他們倒是愣了。

“隻要我能解決爸爸的債務危機,隻要爸爸不進去坐牢,我願意為你們做任何事情。”葉彎彎眼眶泛紅道。

是她不孝,竟然現在才知道家裡麵臨著這麼大的危機。

“彎彎,咱不著急…”葉父正想說什麼。

葉彎彎吸了吸鼻子道,“爸,冇事的,我願意嫁給俞少雄,我不委屈。”

說完,葉彎彎放下水果,轉身就出了病房,她找到了俞少雄的號碼撥通了過去。

“喂!哪位。”那端是一個粗聲粗氣的男聲。

“我是葉彎彎。”

“彎彎?真得是你?我的女神你總算聯絡我啦!”那端的聲音無比狂喜。

“我願意嫁給你,可你真得能幫我爸還債嗎?”

“隻要你嫁給我,你爸就是我爸了,我立即給你爸清掉債務。”俞少雄保證道。

“好!那我們什麼時候見個麵吧!”

“隨時都行,我現在在國外,我週五回國,到時候我來接你。”

“好!”

葉彎彎掛了電話,輕輕的歎了一口氣,腦海裡突然掠過簡之霈的麵容。

此刻,在國外的渡假村裡,俞少雄兩百斤的身體正在曬著日光沐,浴巾都快遮不住他的腰了。

“俞少,你真得打算娶了葉彎彎,替葉國豪還債?”

“葉彎彎可是我一直想要得到的女人,我當然不會這麼蠢,我先給他還個首付,等她嫁給我了,就是我老婆了,到時候她就得聽我的話,我還不還就是我一句話的事情。”俞少雄嘿嘿一笑,打著精明的算盤。

A市一所女子監獄裡,剛剛又送來了一批新得罪犯,正在抹著油膩桌麵的女人抬起頭,看著走進來吃飯的一夥人,她抹擦的動作一停,目光微瞪,她趕緊背過了身,生怕被什麼人看見似的。

她是宋姍,她身上穿著一件灰色襯衫衣服,頭髮也理了齊耳處,她來這裡已經快一個月了,幾乎和外界斷絕一切的聯絡,可她冇想到,在這裡也能碰到熟人。

剛纔進來的那夥人裡,就有一個熟人,唐青青,她也理了同樣的髮型,穿著同樣的衣服,明顯她被安排在這裡服獄了。

唐青青整個人憔悴又蒼白,曾經她是大小姐般的待遇,而這段時間,她吃得東西是她以前從未吃過的,那些在她家裡,連下人都不吃的食物,她卻硬要往下嚥。

她就像是被生活狠狠淩虐了一番,她從最初的悔恨交加,到現在的幡然醒悟,可一切都晚了。

她的後半生十幾年都將在這裡渡過,唐青青正吃著硬綁綁的饅頭和有些發餿的麪條,就聽見一個尖銳的聲音在叫著,“宋姍,你偷什麼懶,趕緊給我乾活。”

唐青青咬饅頭的動作一僵,她猛地抬起頭,就朝話聲對著的那個方向看去,就看見一個熟悉的背影,就算她故意背對著她,可她還是一眼認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