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怕什麼,我臉皮厚。”席九宸可不在乎,他還樂意讓人看見呢!

唐知夏隻得由著他了,當然,他臉皮是真得厚,這一點她承認。

“累嗎?要不要老公幫你捏肩捶背?”席九宸低沉問。

“還好啦!我喜歡工作的感覺。”唐知夏抬起頭,眼神裡全是鬥誌昂揚之意。

席九宸看著老婆開心,他也就開心了,他嗯了一句,“好,工作可以,但不許太累。”

唐知夏俏皮的皺了皺鼻子,“我知道啦!不會讓你操心的。”

席九宸放開她,又後退兩步,然後目光侵略十足的上下打量著她。

唐知夏被他看得有些羞澀,好像自己是一件藝術品似的,“看什麼呢!”

男人嘴角輕勾笑意,“你穿這身套裝讓我很有想法。”

唐知夏美眸微瞪,“你可彆在辦公室裡亂來。”

男人突然撲哧一聲笑起來,“不在辦公室裡,回到家我就可以亂來了是嗎?”

唐知夏一時無言以對,隻給了他一個羞惱的眼神,但是能被他欣賞,她還是內心美滋滋的。

“晚上再說。”唐知夏放低聲音回答他。

“宋煜來找過你嗎?”席九宸拉開椅子,修長的腿優雅交疊在一起。

唐知夏這才查覺到這個男人來找她的意圖,不會是吃醋了吧!

他是醋廠生產公司嗎?

“嗯,我們聊過。”唐知夏如實回答。

席九宸的星眸果然醋意升騰,“聊了什麼?”

“他想讓我給他妹妹爭取一個代言,我答應了。”

席九宸眨了眨眼,“嗯。”

唐知夏走向了窗前,把百葉窗給關掉,然後走到男人的腿上一挎。

某個男人頓時受寵若驚了起來,老婆這主動的太令他意外了。

唐知夏捧著他的臉,低頭就吻住他的唇,在這個男人身上學到了一些本事,她這會兒全還給他了。

男人攬著她的腰,就這麼享受著她的吻,等他快要沉醉的時候,唐知夏微喘著附在他的耳畔道,“老公,以後不許亂吃醋了,我的心裡除了你,再不會有彆人。”

席九宸驚喜的眯著眸,對讓唐知夏無限深情的眼睛,他再次緊緊的將她圈入懷裡,“好,我不吃醋了,以後都不會了。”

唐知夏倒是想從他的腿上起身了,可男人卻按住了她,“席太太這是撩完就想跑嗎?”

唐知夏的臉因為主動親他還泛紅,這個男人竟然不讓她走了。

下一秒,男人強勢的扣住她的後腦勺,吻勢凶猛。

席九宸的心裡更愛她。

李小昕由於有急件要送進來,她一時忘敲門,推開門就進來了,然後就…

嚇紅了臉退出去。

裡麵的畫麵,少兒不宜啊!

唐知夏推開男人的時候,男人的眼底是饜足之色了,而他人也離開了。

李小昕進來的時候,唐知夏抿著唇笑了一下,“剛纔的事情彆說出去。”

李小昕當然不敢啊!但是她眼裡的唐總好像比以前更落落大方了!

“不敢不敢,唐總放心。”李小昕認真答了一句。

醫院裡。

葉彎彎出門給父親買點水果,她剛到病房的門口,就從未關緊的門裡聽到了父親的話,有些急切的說,“這件事情彆告訴彎彎,不要讓她承受壓力。”

“可銀行這一步一步的緊催過來,再還不上,你還得進去,我們總得想辦法吧!”葉母歎了一口氣。

“走一步算一步吧!真得要讓我進去,我就進去呆兩年。”葉國豪說道。

“那不成,你要進去了,我怎麼辦?俞家看上咱們彎彎了,願意替你還債,我們要不就讓彎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