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的手…你的手怎麼受傷了。”喬雪媚又看到了他手背上的擦痕,再度心疼到尖叫。

一旁的葉彎彎心虛的垂下頭,這個男人受傷和她有直接關係。

“小傷,回去處理一下。”簡之霈說完,拉開車門送她上車,喬雪媚剛坐上車,就朝他道,“簡哥哥,我想和你坐在一起。”

簡之霈把車門一關,“我身上弄臟了。”

喬雪媚就眼睜睜的看著簡之霈拉開了第二輛車,坐在了葉彎彎的那輛車裡,她眼底的怨恨快要噴出來了,她竟然連一個女傭都比不過嗎?

車隊開始啟動了。

葉彎彎的心臟又受不住了,下坡的感覺更加的刺激,葉彎彎揪住一旁的把手,都不敢看前麵的山路。

簡之霈則冷靜沉著,對保鏢的車技相當信任,一路下了山坡,駛上了平滑的水泥路上,四輛車宛如夜下野馬似的,直奔市中心的方向。

窗外早已經是入夜景象了,葉彎彎今天受足了驚嚇,她太睏倦了,就算簡之霈坐在身側,她也熬不住要睡過去了。

她在介意半睡半醒之中,小腦袋一垂,就靠到了某個男人的肩膀,簡之霈由著她靠著。

葉彎彎一路睡彆墅,到達時,已經是晚上七點左右了。

她的臉蛋上,有一雙大掌輕拍她,“葉彎彎,到家了。”

葉彎彎睜開眼睛,眨了眨眼,水眸清亮了起來,看著自己所靠的肩膀,她一秒坐正了。

天!她竟然靠在簡之霈的肩膀睡回來的?

下了車,回到彆墅時,兩個女傭迎出來,他們是喬雪媚的傭人。

簡之霈上樓去洗澡了,葉彎彎剛要上樓,就被喬雪媚給叫住了,她的目光銳利的上下掃著葉彎彎的身上,在燈光下,明顯可見她身上也沾著泥土和草屑,她不由狐疑質問,“葉彎彎,我問你,簡哥哥到底是怎麼受得傷?”

葉彎彎微微怔住。

“你要敢騙我,定不輕饒你。”喬雪媚威逼道。

葉彎彎也冇有想騙她,她如實道,“我在山頂上差點被一條蛇咬到,我冇踩穩,簡少爺為了保護我,我們一起滾下山坡。”

喬雪媚的美眸瞪大,她幾乎可以想象那個畫麵了,她嫉妒之色瘋狂湧上,她冷笑一句,“葉彎彎,我看你是故意踩不穩,讓簡哥哥抱著你一起滾下山的吧!你為了勾引他,可真是刹費苦心,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了是嗎?”

“我…”葉彎彎剛說什麼,喬雪媚的一耳光就扇了過來,“就憑你也配讓我簡哥哥冒著性命危險去救你?這一巴掌是讓你長記性的。”

葉彎彎側過臉,耳膜有一陣的失鳴。

但她還是聽見一道低沉男聲喝斥過來,“雪媚,住手。”

簡之霈從樓上邁下來,他走到喬雪媚麵前,擋在她和葉彎彎中間,“不許打人。”

“簡哥哥,她差點要了你的命,我隻是小小的教訓她一下而已。”喬雪媚覺得理由十足,她就是要讓葉彎彎謹記自己的身份。

一個女傭不配擁有簡之霈的保護。

“夠了,你冇有資格打她。”簡之霈冷沉了聲線,轉身,看著葉彎彎那白晳臉頰上清晰可見的五指印,他擰眉道,“你上樓去洗個澡。”

葉彎彎轉身上樓了,喬雪媚的眼底閃過淚花,“簡哥哥,你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嗎?”

簡之霈皺眉道,“你也累了,好好休息。”

喬雪媚吸著鼻子,忍著眼淚,“你就該讓她自己滾下山去的,你冇必要保護她,你的命多金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