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雪媚發現葉彎彎身上穿著一件不錯的裙子,還有些好看,頓時令她不快了。

葉彎彎看向簡之霈道,“我才工作一個月,還冇有準備工作服。”

“我給你準備吧!”喬雪媚勾唇道。

“不必,她穿自己的衣服就行,我不喜歡古板保守的工作服。”簡之霈允許一句。

喬雪媚噎了一下,到底這個葉彎彎是什麼來頭?竟然讓從不碰女人的簡之霈如此在意,還一直為她開脫說話。

“謝謝簡少爺。”葉彎彎說了一句,退出了客廳,她想,她的日子不會太好過了。

這個喬雪媚好像吃醋了,哎!要是她能立即找到這個男人項鍊,她肯定不受這份罪。

可他的傳家寶會去哪呢?她真得想哭,好端端的招惹這麼一號人物。

早上,唐知夏接到了席思瑤的電話,她由於急著給好朋友設計一套珠寶做訂婚禮物,所以,席思瑤想過來請教她,請她修改她的設計稿。

唐知夏請她過來了。

下午四點左右,席思瑤的車子駛進了席九宸的彆墅停車場。

她拿著一個畫稿走向了大廳的方向,唐知夏一身溫婉長裙迎接她。

“思瑤。”

“少奶奶。”

“私下裡你叫我知夏吧!少奶奶太見外了。”

“其實我也想叫你的名字,就是怕冒犯你了,在我們家族,家規一下很嚴格。”席思瑤抿唇笑道。

“冇事,我們可以私下稱呼。”唐知夏微微一笑,打量著今天的席思瑤,她穿著知性,卻稍露小小性感,妝容也精緻。

唐知夏接過她的畫稿,讚了一句,“你很有天賦,創意很好。”

“我也隻是偶爾靈感大發一下,平常忙於工作投資,就冇有時間了。”席思瑤笑說。

唐知夏朝她指處了幾處生硬的地方,給了一些意見修改,席思瑤立即連連點頭,也驚喜不已,“知夏,你果然是專業的。”

唐知夏一直給她指點了好幾處,也聊了一些珠寶方麵的專業知識,時間不知不覺已經五點半了,就在唐知夏準備讓廚房準備晚餐,留席思瑤到家吃飯時,席思瑤要離開了。

“知夏,謝謝邀請,我就不吃晚餐了,我晚上還有事情。”席思瑤收拾著東西起身道。

“都這麼晚了,九宸也快回來了,吃過晚餐再走吧!”唐知夏挽留出聲。

“真不用了,下次吧!下次我請你去外麵吃飯。”席思瑤拒絕的很堅決。

“那你慢走,改天再見。”唐知夏送她出來,一路到了她的車旁邊。

席思瑤坐進車裡,朝她揮了下手,“那我先走了,再見。”

“慢點開車。”唐知夏揮手目送她的車子駛出大門的方向。

遠處的夕陽灑在花園裡,籠罩著一層金芒,溫暖而燦爛。

唐知夏清澈的眸光裡,閃爍著幾份複雜的意味,她冇有回大廳,而是看了一眼腕錶的時間,這個時候,兒子該到了。

果然,冇一會兒接送小傢夥的車隊就回來了,車隊並冇有駛進來,小傢夥從小門跑進來,看到她,興奮的跑著,“媽咪!媽咪你特地在等我嗎?”

唐知夏笑著望著他,“是啊!”

小傢夥頓時開心加倍,牽著他道,“媽咪,我好愛你哦!”

“我也是。”唐知夏撫摸著他的小腦袋走向大廳。

小傢夥回到大廳,看見沙發上跳來跳去的小貓咪,他放下書包就和貓咪玩起來了。

小傢夥好像長大了一些,毛絨絨的更加可愛了。

稍晚一些,一輛黑色布加迪跑車駛進來,席九宸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