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不為例。”簡之霈警告一句。

“嗯!”葉彎彎乖乖點頭。

真是丟臉丟到了姥姥家了。

就在這時,簡之霈的手機響了,他拿起看了一眼,微微驚訝接起,“喂!”

“簡哥哥,是我!我來找你了。”一道嬌柔的女聲傳來。

簡之霈結束了這通電話,神色有些複雜的看了一眼葉彎彎,葉彎彎不由嚥了咽口水,“怎麼了?”

“我有個妹妹要住進來。”簡之霈說完,沉思了幾秒又道,“從現在起,你要認真做我的傭人,不許再我麵前放肆了。”

葉彎彎可不是傻子,她立即猜測這個妹妹,是簡之霈喜歡的人,她忙道,“要是我嫌我礙眼,我走就是了。”

簡之霈扭頭掃向她,霸道出聲,“你哪也不許去。”

“那你這個妹妹,是你的親妹妹,還是情妹妹啊!”葉彎彎不由好奇的歪頭笑問。

“你打聽這麼多乾什麼。”簡之霈微挑眉。

“如果是你的親妹妹還好說,如果是你的情妹妹,那我肯定不能影響你們的感情啊!簡少爺,讓我放個假唄!”葉彎彎想回家了。

簡之霈的神情複雜了幾秒,他的內心也在糾結什麼,最後他眼神警告過來,“葉彎彎,彆想著逃離我身邊。”

葉彎彎不由噎了一下,這句話怎麼聽著那麼曖昧?

她隻是他的女傭,又不是他的女朋友,他用得著這麼說話嗎?

“我冇想逃啊!”葉彎彎嘴硬道。

簡之霈無奈的瞪她,要她學會聽話,還真是不是容易的事情。

A市機場,一架私人飛機正在下客,一個穿著打扮貴氣的女孩在四名保鏢兩名傭人的簇擁下出來。

她走出機場之際,伸手擋了擋午後刺眼的陽光,一張漂亮的臉蛋出現,她想到什麼,嘴角彎起笑意。

“小姐,我已經聯絡上了簡少的保鏢,他們提供了地址過來。”

“那我們過去吧!”這位女孩的內心早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見一個人了。

簡之霈的彆墅處,一個小時後,三輛的士停下,前後從裡麵邁下來了一夥人,而其中為首邁進來的女孩,一邊打量著花園,一邊邁向大廳。

當她走進來之際,本以為會立即看到想唸的男人,卻不想門口站著一個年輕女孩,這令她怔了下,脫口尋問,“你是誰?”

“喬小姐你好,我是簡少爺的傭人,我叫葉彎彎。”葉彎彎禮貌的回答,也在打量著這位穿著貴氣的女孩。

果然和簡之霈是一路人的感覺。

女孩眯了眯眸,卻在看到下樓的男人時,她頓時露出笑顏,甜叫一句,“簡哥哥。”

簡之霈也喚她一句,“雪媚。”

“奶奶吩咐我過來照顧你的。”喬雪媚上前就挽住他的手臂,歪著腦袋打量著他,“簡哥哥,你怎麼瘦了啊!”

“哪有瘦?”簡之霈勾唇反駁一句。

喬雪媚清脆的笑了一句,然後又看到站在門口的葉彎彎,有些不悅的問,“簡哥哥,她真得是你的女傭?”

“嗯!她幫我打理飲食起居。”簡之霈應了一句。

葉彎彎聽著他們的聊天,確定了這位女孩是簡之霈的情妹妹。

這時,兩個女傭提著行李箱進來,喬雪媚突然眼神一閃,朝兩位女傭道,“你們也累了,去附近找個酒店休息吧!”

兩個女傭是侍候慣了她的人,一聽她這句話,立即知道大小姐另有意思。

“好的!”兩個女傭放下行李便彎了下身轉身離開。

喬雪媚突然伸手一指,“你!替我把行李箱提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