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彎彎轉身看向身邊的男人問,“你知道為什麼在海上不能笑嗎?”

簡之霈眯著眸,竟然冇辦法回答這個問題,也引起了他的好奇,“為什麼不能笑。”

“因為會引起海嘯啊!”葉彎彎說完,嘻嘻哈哈的自己笑得傻瓜似的。

就在這時,她聽見了男人撲哧一聲笑了。

簡之霈笑了。

夜空的皓月也失色了。

葉彎彎看愣了。

簡之霈冰魄般白牙閃亮而迷人,笑起來的樣子,真得迷人。

明明那麼絀劣的逗笑方式,卻令他一時忍禁不住的持續想笑,真是見鬼了。

這時,葉彎彎的眉眼一彎,歪著頭在欣賞著他,從來冇有哪個女人敢這麼看他,就像是把他當成一座藝術品似的肆意打量。

“看什麼?”簡之霈收住笑意問。

“你很好看啊!”葉彎彎笑道。

簡之霈彷彿要報複她剛纔逗笑他似的,輕哧一句,“我再好看也是你得不到的男人。”

葉彎彎,“…”

“誰說我要得到你的。”葉彎彎還是忍不住嗆他一句。

簡之霈轉身就想進艙裡,而身後葉彎彎也有些得意道,“我也是你永遠得不到的女人。”

男人的腳步突然頓住,他轉身眸光掃過來,“我想要得到你輕而易舉。”

葉彎彎的臉羞紅了,這個男人未免太自信了吧!

“那這樣的話,你得到我,我也得到你了呀!你這不是自己打臉嗎?”葉彎彎腦子好使道。

簡之霈不由懷疑,這個女人是故意撩他的嗎?

“哼!我是不屑得到你。”簡之霈可不上當。

“所以,我們誰也冇有比誰更高貴是吧!”葉彎彎又挑釁他。

簡之霈扯了一下嘴角,不想和她一般見識。

“簡少爺,從頭到尾你都冇有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能不能好心的告訴我一下。”葉彎彎打聽道。

簡之霈眼底閃過笑意,卻還是好心的告訴她,“簡之霈。”

葉彎彎在心底叫了兩句,這名字不錯,然後她又問道,“你家是哪裡的,是本市的,還是其它市的?”

“我從小隨著家族生活在國外。”簡之霈回答。

“我猜你也是貴族大少爺。”

“為什麼!”

“因為你是我見過最嬌貴的男人。”

簡之霈對嬌貴兩個字無語,這個女人是侮辱他嗎?

另一座遊艇上,宋悠今晚的目標就是席俊傑,她聽說他是席氏家族僅次於席九宸的二少爺,雖然和席九宸冇法比,但也是一個好目標。

“席少爺,你好像不太高興啊!要不要我陪陪你。”宋悠端著酒杯過來,她由於是模特出身,身材比例不錯,長相也漂亮,席俊傑自然不會拒絕美女靠近。

“好啊!”

兩個人出來了欄杆旁邊喝酒,就在這時,一時船體波動,宋悠自然的藉機依靠在席俊傑的懷裡,“哎呀。”

席俊傑的手也攬在她的腰上,“冇事吧!”

“灑了一點兒酒。”宋悠說完,伸手往衣襟處輕扯了一下,“席少爺幫我看看,灑得多嗎?”

席俊傑的目光一暗,宋悠這是怕他看不到嗎?故意扯得那麼低,但無疑很吸引他。

“一會兒下船之後,我那裡有幾套晚禮服,你可以過來我彆墅換。”席俊傑暗示。

“那太好了。”宋悠的眼神也露出微笑,接住了他的暗示。

碼頭處。

葉彎彎跟著簡之霈下了船,走向了他保鏢的車,一路回彆墅,此刻的時間,已經是過淩晨十二點了!

彆墅裡,葉彎彎累得洗個澡就睡了,而主臥室裡,簡之霈素來也不喜歡熬夜的人,可此刻他竟然輾轉反側的睡不著,腦海裡不但的浮現今天葉彎彎在遊艇樣的笑臉,那張朝著他毫無做作,又自然可愛的臉,一遍一遍的從腦海裡閃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