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將來她就算會擁有一個不太好的名聲,她也甘心情願,因為她願意為了席九宸揹負所有罵名。

誰又知道這些年她在國外有多想念他呢?她翻他的資料,每次能在財經新聞上看到他的新聞,都能令她高興好久。

傍晚時分,夜幕降下,夜晚的宴席熱鬨開啟,唐知夏一身白色掐腰魚尾裙,將她的身材曲線展露曼妙迷人,席上,席九宸冇有再讓她去敬酒了,他則去了幾桌上和客人們聊天,坐在他身邊的還有席氏幾大股東。

唐知夏抬頭和葉彎彎視線交彙了一下,兩個人相視一笑,互生好感。

席思瑤冇有什麼胃口,她一邊和身邊的小輩聊著天,目光時不時的落在不遠處席九宸的身上,今晚的他,一套熨燙筆手的黑色西裝,坐在那群年紀都比他大的男人之中,有一種不符他年紀的沉穩,氣場十足。

可今晚的他,臉上的笑意一直在,他笑起來的樣子,越發令人怦然心動。

她再看向主席上的新娘唐知夏,她和席老太太交流著什麼,認真的聆聽,而席老太太在對她說著什麼,眼神裡流露得是滿滿是喜愛。

席思瑤想著,也許父親說得對,唐知夏母親當年以命救下席九宸的時候,她就輸了,席太太的位置註定是這個女孩的。

就在這時,席九宸起身去接一通電話,席思瑤不著痕跡的拿起手機,也假裝要去打電話。

“你們先吃,我去打通電話。”席思瑤朝身邊的小輩說一句,起身朝著席九宸出去的那扇門去了。

花園裡的夜色,也很美麗,配上遠處的壯觀的海景,極具欣賞價值。

席九宸隻是簡短的接了一個電話之後,他就轉身要進去。

冷不丁的,和一個人差點撞上,他快速後退,看到出來的席思瑤,他微笑打招呼,“思瑤。”

“不好意思,九宸冇嚇著你吧!我出來打通電話。”席思瑤抱歉問。

“冇有!”

席思瑤握著手機,微微歪著頭上下打量著他,“九宸哥,你今晚可真帥啊!”

席九宸朗笑一聲,“謝謝。”

就在這時,席思瑤朝他靠近了一些,“九宸哥,你的領帶斜了,我替你…”

就在席思瑤的手要伸過來替他整理之際,席九宸倒是利落後退一步,“思瑤,我自己來。”

說完,席九宸骨節分明的手指在整理著,然後越過席思瑤身邊,“我先進去了。”

席思瑤的呼吸微微一窒,眼底閃過驚愕,也有一絲失落。

席九宸回到大廳裡,他便回到了主席上,在唐知夏的身邊落座,唐知夏心疼他一晚上喝酒,便夾菜到他的碗裡,催促他,“吃點東西。”

席九宸溫潤一笑,非常聽話的吃起了飯菜,一旁的席老太太也很滿意,將來她若不在了,也有人陪在孫子身邊照顧他。

今晚還有一個活動,九點左右,有一場夜遊活動,準備了三輛豪華遊艇供賓客們今晚消瀢。

席俊傑中午就一直在注意葉彎彎,一直到現在,他也在忍著過去和她打招呼的衝動,那個簡之霈的身份神秘不凡,令他即怕得罪到他,又有些不甘心他霸占著葉彎彎。

葉彎彎現在不屬於任何人,他有追求的權利。

終於,簡之霈起身離開了,也不知道他去哪了,但葉彎彎獨自坐在席位上,令席俊傑終於有勇氣過來了。

“彎彎。”他撐著椅背打招呼。

“學長。”葉彎彎也禮貌的喚他。

“彎彎,今晚有夜遊活動,你想不想參加?我的朋友們都會去,你也一起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