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知夏的心情還很激盪,她輕輕的捂著平息了一會兒,緊接著,她聽見了敲門聲,門開了,席九宸邁步進來。

這個男人也換了一身西裝,是刺繡款黑色西服,他的西服上刺著金色古老紋雲,連裡麵的馬甲衣襟都格外的精緻立體,和男人剛硬俊美的五官格外互映。

唐知夏抬頭打量著他,長睫毛一眨一眨的,彷彿在剪映著這個男人今天的樣子,刻入心底,烙入靈魂深處。

席九宸也自然被她這身打扮給驚豔了,正統的紅色穿在她的身上,那樣的純粹,一如她本人。

“走吧!”席九宸伸手牽起她出來,從大廳的正門邁入,他們走進來,整個大廳的燈光也隨之一喚,進近了5D般的場景,彷彿整個宴會廳籠罩在古代詳和喜慶的氣氛之中,身臨其境,又感受著另一樣的婚禮心情。

攝影師鏡頭下,一對萬般恩愛的男女執手進來,宛如夢迴了千年,他們的愛情依然濃鬱似火。

席上的賓客們都移目過來,目睹新人的風采,宋悠看著唐知夏無論是婚紗還是禮服,她都能完美駕馭,而且美得令她嫉妒,一旁的宋煜隻是無聲的又多喝了兩杯酒。

他遙想了五年前她的樣子,那時候的她,更加的青澀,更加的楚楚憐人,惹人愛憐。

而現在的她,明媚似陽,宛如綻放在陽光下的烈豔紅玫瑰,灼灼奪目。

唐知夏在賓客的祝福之中,微笑頷首,她的眼視不經意落在一個女孩的身上,那個女孩目光是落在席九宸身上的,但她立即查覺到唐知夏的目光,她的眼底閃過一抹慌亂,然後下一秒朝她報於祝福的笑容。

她是席思瑤。

唐知夏笑容依舊,隻是把席思瑤剛纔那一絲慌亂落進眼底,女人的第六感素來是神奇的,她相信自己的直覺。

但今天,她不會對任何一個人流露防備,因為今天她的男人給了她滿滿的安全感,冇有人能奪走她今天幸福的心情。

來到了席老太太的這一席落座,席九宸側首朝簡之霈遞了一抹眼神,簡之霈則執酒舉了舉。

席老太太站起身,宣佈開席,她今天是非常開心了,開心到她的醫生都隨時待命在一側。

但今天老太太的情緒非常穩定,冇有什麼大悲大喜的感覺,她讓攝影師過來,好好的給她他們這一桌拍照,特彆是,她攬著唐知夏拍了好幾張。

大概人老了,總歸有些懼怕哪天離去了,冇能在世上多留下一些身影。

“孩子,多吃點,一會兒還要去敬酒,怕吃不上呢!”席老太太朝唐知夏說道。

“好的,奶奶。”唐知夏點點頭,開始優雅的吃了起來。

“一會兒,我就讓你姑姑和姑父陪你們去敬一輪酒了。”

“放心媽,我們會陪著他們的。”席敏說道,和老公相視一笑。

“九宸,放心,你姑父我能喝,會給你擋酒的。”戰父嗬嗬笑道。

“謝謝姑父。”席九宸也笑了起來。

終於,他們該敬酒了,席九宸執起唐知夏起身,唐知夏來到了首席的另一桌,這一桌上全是席家的男客,她的目光分彆掃過兩位老者,他們是席家另外的兩股勢力家主。

“新娘子真是漂亮啊!九宸好福氣。”

“謝謝二爺爺。”

“祝福你們。”

分彆的他們一一敬完了酒,他們再轉戰了另一桌,今天的賓客們倒是福氣十足,因為他們全程看見了一個笑容的席九宸,這個席氏大少爺,曾經即便是席家長輩,都對他極有懼意,而今天,在他的婚禮上,這個男人從眼神到心底都是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