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要把餘生都奉獻給女兒和外孫,更何況他還有一個如此優秀的女婿,他根本不擔心任何養老的事情。

戰擎野今天是伴郎之一,一早他就精神之極,另外兩個小輩是席家小輩,其中有一個就是席俊傑,他爺爺是席老爺子的親堂弟,可謂關係是最親近的一脈,所以,他爺爺替他爭取了這個在婚禮露臉的機會。

而另一個男孩子,則是席思瑤的弟弟席宇軒,三個伴郎對應著席家另外三個年輕女孩,倒是令整個家族都有一種參與感。

“外公。”小傢夥抱住了唐俊。

“晨晨,讓外公好好看看,嗯,又長高了,將來可要向你父親一樣優秀啊!”唐俊的內心更是在說,外公就指望你長大了。

“嗯!我一定會和爹地一樣能乾的。”小傢夥自信的說道,目前他依然是唐羽晨,等婚後,他會進入父親的戶口,改名席羽晨。

唐俊的眼眶有些泛紅,淚意閃爍,幸好在一切騙局結束之後,他還擁有如此可愛的小外孫,和一個孝順的好女兒。

“外公帶你去玩。”唐俊說完,牽著小傢夥出去了。

58號彆墅。

葉彎彎今天也是興奮,一早起來在陽台上吹風看風景,就在這時,有人敲她的房門。

她伸手打開,隻見一個陌生女人朝她道,“葉小姐,我是禮賓部的經理,我們替您送來了禮服,請你下樓挑選一下。”

葉彎彎頓時想到簡之霈的話,冇想到他竟然給她找好了禮服,她點點頭跟著她們下樓。

隻見大廳裡推進來的衣架車上,掛著十件不止的晚禮服,這些晚禮服件件漂亮優雅,絕對出自大師之手。

葉彎彎伸手一件一件的挑了起來,她也有自己鐘情的顏色和款式,她挑了一件非常好看的淺香檳色禮裙,U形領,肩膀處則是用兩縷輕紗籠罩,這種設計可以讓女人美麗的鎖骨和肩部線條得到呈現。

完美的收腰設計配上輕盈紗質裙襬,輕紗之中閃爍著星光般的細小亮片,非常漂亮。

“就這件吧!”

“好的,化妝師半個小時之後過來替您化妝。”

“謝謝。”

葉彎彎又挑選了一雙搭配的高跟鞋,她冇想到簡之霈為了不讓自己給他丟臉,竟然給她安排了這種待遇。

真是搞不懂他,如果真得嫌她丟他臉的話,大可以不讓她出席啊!

瞧不起誰呢?

新娘化妝室裡,唐知夏已經換上了她的婚紗,法式宮廷款式,優美的一字肩,細看上麵的鑽石滿滿是手工震撼,極度的重工視覺。

腰部的設計突出她不盈一握的纖腰,那墜滿了星空般的鑽石,每一顆都耀眼迷人,而裙襬東方與西方碰撞的手筆,輕盈又不失厚重感。

“席太太,您看這個妝容可以嗎?”化妝師朝她問道,鏡子裡的女人已經展現出非常優雅的體態和妝感,簡直完美。

“非常不錯。”唐知夏點點頭,然後她微微側了側頸項,那顆草莓印被化妝師拿粉底給遮住了。

剛纔還遮了好一會兒呢!唐知夏的臉都是紅的。

這時,三名化好妝的伴娘走進來,比她小上兩三歲的女孩,非常自然的喚著她,“嬸嬸,你好漂亮啊!”

“隻有嬸嬸這種大美人才配得上我們叔叔。”

唐知夏每次聽到這些稱呼,她都得忍下笑意,席九宸二十九歲做了一堆席家小輩的叔叔,而她二十五歲做了嬸嬸。

“你們今天也非常漂亮。”唐知夏讚美一句,他們穿得是紫色的裙裝,三個年紀和樣貌都相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