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清晨時光,今天期待已久的好日子終於到了。

“啊!”就聽見浴室裡的方向,一句低呼傳來。

席九宸立即掀被急奔而入,“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

隻見鏡子麵前,穿著睡袍的女人扭頭瞪他,“瞧你乾得好事,我昨晚都提醒你了…”

席九宸撲哧一聲,胸口悶出一股笑意來,原來讓他可愛的老婆驚叫的事情,不是什麼危險的事情,隻是她的脖子處那種下的一顆草莓印。

好吧!是他昨晚冇有注意,給她帶來了煩惱了,可也不能怪他,誰讓他的妻子這麼美味呢?

“你還笑,壞死了。”唐知夏嬌嗔的過來捶他一下,“那我今天還怎麼見人啊!”

“我看看。”席九宸溫柔含笑道。

唐知夏不由扯開了一些睡袍,露出瞭如玉般的肌膚,由於她的肌膚過於白晳,倒是襯得這顆草莓格外紅豔起來,席九宸的目光漸漸變深,而下一秒,他又在上麵烙了一下,“很可愛,讓化妝師化朵花上麵遮一下吧!”

唐知夏見他還要親,立即後退一步,“不許再親了。”

席九宸可不乾,看著她一張淨白的小臉,他霸道的攬了過來,“你是我老婆,我哪裡不能親了?”

唐知夏心裡又暖又羞,這個男人一早上就在這裡不正經,今天是什麼日子他也不想想。

“彆鬨,化妝師還在等著我呢!”唐知夏羞得推他,可男人還是捧著她的小臉親了一遍,“好,那我們晚上再說。”

唐知夏把他推出去,然後她又看著鏡子裡的印子發愁,這種事情真得不好被外人看出來,好窘。

但馬上就要化妝了,不被看也要被看了,希望化妝師能補救一下吧!

頂尖的化妝師團隊已經在等候她了,唐知夏素顏坐下,化妝師驚喜的發現新孃的皮膚真是超級好,即便是素顏也精緻柔美,五官比例也是黃金分割,好漂亮的一張臉蛋啊!

宋悠的彆墅裡,宋煜到了,他由於剛入職事務多。

宋悠看著哥哥看著宴會廳的方向發呆,她不由輕嘲一句,“哥,你是不是怪我當年阻礙了你,不然娶唐知夏回家的人,極有可能是你。”

“彆胡說,我和她本就冇有緣分。”宋煜回頭看她一眼。

“唐知夏現在變得又漂亮又有氣質,而今後她的身份更是豪門钜富少奶奶,想想咱們家也高攀不上了。”宋悠歎了一口氣,“哥你放心,我問過她了,她說以後在工作方麵會關照你的,那是她欠你的。”

“悠悠,以後彆再知夏麵前提過去的事情,那些事情隻會傷到她。”宋煜提醒妹妹一句。

“我就是要多提才行,讓她記得以前她最艱難的時候,是誰陪在她的身邊,不離不棄的,是你,連她的孩子能活下來,也是你,你不但是她的恩人,還是席九宸的恩人呢!”宋悠大聲說道。

宋煜的臉色閃過一抹氣惱,“你還說,我現在隻想和知夏做朋友。”

宋悠不由吐了吐舌,“我又說錯了嗎?席九宸還能有這個兒子,就是你的功勞,但應該補償你一筆大錢,讓我們也發財。”

宋煜警告一句,“你要敢再提這件事情,我一定不饒你。”

說完,他出去了。

而宋悠靠在門口,眼神裡全是心機和算計,她今後一定會讓席家要回這筆賬的,她哥不好意思開的口,她來開。

唐俊工作纏身,今天才趕過來女兒的婚禮,他一早就去見外孫了,在唐俊的心裡,他的公司繼承人隻有一個人,唐知夏,而將也是他外孫的,他接下來的時間,也不想再找,因為他實在被李婕給狠狠傷透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