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倒是希望以朋友身份相處更輕鬆一些。”唐知夏朝她道。

“我也很想和你做好姐妹,不知為什麼,我和你有一種一見如故的感覺。”席思瑤打量著她,“你真美。”

唐知夏回讚了一句,“你也非常漂亮。”

“都說漂亮的女人是天生的敵人,我想這句話肯定不對,因為我們可以成為很好的姐妹。”席思瑤說道。

唐知夏點點頭,“好啊!”

茶會結束,唐知夏回她的彆墅,席九宸帶著小傢夥去海釣了,要下午纔會回來,她正好最後確定一下婚禮的事情。

午後,唐知夏正欲睡一會兒,楊橦進來彙報了一句,“太太,門外有一個宋悠的人想見你。”

唐知夏微微一怔,出聲道,“請她進來。”

宋悠很快就進來了,她一身性感打扮,看著唐知夏所入住的豪華彆墅,她內心羨慕,熱情打招呼,“知夏,冇打擾你吧!”

“冇有,在島上玩得開心嗎?你哥什麼時候過來?”唐知夏問道。

“他說最遲明天一早就過來。”宋悠在沙發上坐下,然後故意小聲問了一句,“你老公不在彆墅裡吧!”

唐知夏答了一句,“他出去海釣了。”

宋悠不由鬆了一口氣,“那就好。”剛說完,她就拿出手機翻開了早上偷拍的視頻道,“諾,知夏,我可是為了你好,這是我偶然間偷拍到的。”

唐知夏接過手機就看見一段席思瑤和席九宸一起結伴聊天的視頻,視頻裡席思瑤和席九宸明顯聊得很開心,唐知夏也第一次看見一個女孩站在席九宸身邊,聊得這麼愉快的樣子。

“她是席家的人,算是九宸的妹妹,把視頻刪了吧!”唐知夏把手機還給她。

“席家的人?”宋悠詫了幾秒,“那看來是我想多了。”

說完,宋悠把視頻給刪了,“知夏,我向你打聽一下,後客裡是不是有位姓簡的客人?你可以介紹我們認識一下嗎?”

唐知夏一眼看穿宋悠的想法,她搖搖頭,“我和這位簡少爺不熟,他是九宸的客人。”

宋悠卻認定這是唐知夏太小氣,故意不介紹的,她撇了撇嘴角,“你該不會還對以前的事情怨我吧!站在我當時的情況下,你的確不適合我哥。”

“好了,過去的事情我不想再提,你哥幫了我很多的忙,這份恩情我記在心裡。”唐知夏執起茶杯喝著茶,有意讓宋悠離開。

宋悠查覺到了,她識趣的起身道,“那我不打擾你了,以前的事情我向你道歉,請你彆記在心裡,希望以後你做了席家少奶奶,能多幫襯著我們兄妹。”

宋悠是一個趨利的人,誰有利可圖,她可以迅速改變態度。

“你哥在瑞寶閣工作,我會照顧他的。”唐知夏回了一句,表示她更想幫襯她的哥哥。

宋悠就算有怨氣,麵對著現在的唐知夏,她也不敢發出來,她還得賠下笑意,“那太好了,我哥的前途不用擔心了。”

宋悠離開。

唐知夏執起茶杯在手裡,腦海裡卻不經意浮現剛纔視頻裡的畫麵,席九宸和席思瑤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人,可以算作是青梅竹馬的交情了。

唐知夏在老太太那裡學會了一些東西,那就是喜怒最好埋在心底,不管她心裡在想什麼,都不要表露出來。

她今後要麵對的是整個席氏家族的人和事,而她最該信任的,就是她的老公,她也不想做無謂的猜測,她相信自己的老公,還有什麼事情比相信自己的愛人更重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