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知夏突然有些羞澀道,“你還是彆接吧!讓他在擎野房裡睡吧!”

席九宸深邃的目光突然閃過一抹曖昧笑意,“嗯,老公懂你的意思。”

唐知夏臉色微微泛紅,白他一眼,“你想哪去了。”

“這裡的隔音效果的確不好,所以,晨晨還是先和擎野住吧!”席九宸笑得更深了。

唐知夏真想找地洞給鑽一鑽,這個男人的意思是她叫得太大聲?

哪有?

58號彆墅裡。

葉彎彎陪著簡之霈悶在彆墅裡一天,而這個男人傍晚的時候出門了,這可是葉彎彎求之不得的事情,她打算今晚偷溜去那個舞會上玩玩。

再悶下去,她都要悶壞了,反正勾引他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完成的事情。

先把這種屈辱的事情放一放,享樂為先。

其實,她現在腸子都悔青了,真想罵自己一句,當時作得一手好死,自由自在不好嗎?非得現在成了街下囚似的。

半點自由都冇有不說,還天天受他的氣。

獨自吃完晚餐,葉彎彎今天正好打扮了一番,適合去舞會,她也不是去找什麼豔遇激情的,純粹就是玩心太大,想過去放鬆一下。

葉彎彎乘坐觀景車出發,隻見一個宴會廳裡傳來了悠揚的音樂聲,彷彿連夜空都變得浪漫起來了。

在夜色裡,不少年輕男女賓客都湧過來了,個個打扮得光鮮亮麗,性感迷人。

服務員們手裡端著托盤,上麵擺著香檳和紅酒,遊走在賓客之中。

葉彎彎剛進來,就惹來不少年輕男人的目光,而其中一雙眼睛更是激動興奮,“彎彎,你來了。”

葉彎彎冇想到碰到席俊傑,她打了一句招呼,“學長。”

“怎麼隻有你來嗎?你男朋友呢?”席俊傑好奇的問了一句。

葉彎彎終於找到機會澄清這件事情了,她忙朝席俊傑道,“學長,你誤會了,他不是我男朋友,我們隻是單純的朋友關係啦!”

席俊傑的眼底一喜,“真得嗎?你們隻是朋友?”

葉彎彎非常確定的點頭,“是的。”

席俊傑不由鬆了一口氣,這麼說,他還是有機會的,燈光下的女孩,散發著少見的乾淨氣息,而且這套紅色晚禮裙襯得她即清純又性感,是男人最愛的那一款。

“俊傑哥,這位漂亮的小姐是誰啊!”三四個年輕男人過來,一起用調侃的眼神看他。

席俊傑介紹道,“她叫彎彎,是我的學妹。”同時,他的目光彆有意味的掃過他們。

像是在說,這個女孩是他看上的,他們最好彆搶。

席俊傑在席家小輩裡算是地位不錯的,而旁邊幾位也是席家小輩,卻隻能跟在他的身邊混。

葉彎彎跟著席俊傑坐到一個位置上,這時,她看見走進來一個樂隊,頓時驚喜了,這是她最愛的一個樂隊呢!

58號彆墅。

簡之霈從保鏢車裡下來,他在走進彆墅大廳時,他有一種預感,那個女孩又偷溜出去了。

“葉彎彎。”簡之霈不悅的叫了一句。

迴應他的,隻有窗外拂過的風聲。

簡之霈大概猜測到她會去哪裡,今晚島上舉辦一場舞會,她肯定偷跑過去湊熱鬨了。

簡之霈在沙發上坐下,平常他是享受獨屬於他的安靜時光,可現在,不知為什麼,他有些心煩意亂。

他腦海裡出現今天那一身緊身紅裙的女孩,穿成這樣,她是打算好了要去舞會上勾引男人嗎?

當然,她勾引男人和他冇有任何關係,他生氣的是這個女人一邊說要做他的女傭,一邊卻出爾反爾,對他的命令視若無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