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就掛了。”

那端等奶奶掛了電話,簡之霈握著手機看了一眼,沙發上葉彎彎坐在那裡,像個等著要去參加晚宴的名媛小姐。

她身上穿著這件小禮裙,是她在國外重金砸下的一條裙子,質感非凡。

從小養尊處優備受精心嗬護長大的她,也是身嬌肉貴之人。

“穿成這樣,是準備勾引哪個男人?”簡之霈淡淡的冷嘲一句。

葉彎彎順勢開玩笑的回他一句,“這裡的男人不就你一個嗎?”

簡之霈輕哧一句,“勾引我,你還不夠資格。”

葉彎彎的俏臉微微泛紅,一絲羞恥感泛上,如果不是欠他一條項鍊,她死也不會這麼掉價的受他的嘲弄。

男人站在落地窗前的陽光下,一束陽光打在他的臉上,把他那精緻深邃的五官恰到好處的勾勒出來。

葉彎彎不由看得一呆。

這個男人太好看了,此刻,在光影下的他,有一種形容不出來的矜貴,驚心魂魄,又不近人情。

這種男人隻能存在小說裡,根本不容以世啊!

他的存在,就是為了讓女人自卑的吧!

葉彎彎鬱悶的呼了一口氣,感覺做什麼都白費心思,根本不可能吸引到他的。

“那個…我剛纔是開玩笑的,我對你冇有不軌之心。”葉彎彎訕訕的笑了一下,起身出門去花園裡呆著。

感覺和這個男人多呆一秒,都喘不過氣來。

就在這時,賓客保有的手機號碼收到了一條資訊,今晚將在主宴廳舉辦一場舞會,賓客們可以儘情享受一個美好的夜晚。

葉彎彎恰好也留了號碼,所以,她也收到了,她不由心頭冒起激動,她能去參加嗎?

在一片寬敞的海邊觀景台上,唐知夏出來尋找兒子,正好與迎麵而來的一夥人見上,這個老者正是早上和席老太太爭吵過的老人,他的目光看著走來的唐知夏,倒是慈祥的打招呼,“知夏,辛苦了。”

“二爺爺,你好。”唐知夏禮貌打招呼。

旁邊幾個小輩和平輩都極尊重的喚她一句,“少奶奶下午好。”

唐知夏微笑點頭,這些人都是眼前老者的子孫輩,席家家規嚴格,所以在稱呼上也很嚴謹。

唐知夏過來找兒子晨晨的,戰擎野說帶著他在附近的沙灘上玩。

唐知夏感覺這位二爺爺的目光打量著她,那眼神裡的算計和心思格外深沉。

唐知夏看在眼裡,不顯於表麵,微笑和他們打招呼離開。

唐知夏剛走,站在老者身側的中年男人勾唇一笑,“爸,她日後接手家事之際,我們進入席氏集團的機會更大了。”

“我們得沉住氣,等她嫁進來再說,我嫂嫂的權利早晚是交給她的。”老者提醒兒子一句。

“我可是等了好幾年了。”他的兒子不悅的埋怨一句,“如果不是被大太太擋著,我早就是席氏股東的身份了。”

“老公,急什麼,老太太能熬得住幾年?”一旁珠光寶氣的女人挽著他勸道。

在乾淨的海邊,戰擎野和小傢夥在玩沙堡,他還真是小孩子心性,陪著小傢夥堆了很大一坐沙堡,把晨晨給樂壞了。

“媽咪,你快來看,我和擎野叔叔堆的。”

唐知夏笑著走過來,“真棒。”

唐知夏說完,拿出手機給兒子留念記錄,戰擎野也笑得很燦爛。

“爹地!”小傢夥指著不遠處的欄杆方向,那邊正陪著幾個外賓的席九宸也揮手致意。

唐知夏扭頭看過去,自家老公的風采真帥,而席九宸的目光也遠眺過來,雖然隔得有些遠,可他那雙深情款款,柔情似水的目光,彷彿以生俱來為她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