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就玩半個小時,好不好。”葉彎彎開始降低要求。

男人無動以衷。

“二十分鐘,實在不行,十分鐘也行,我就出去兜個風就回來。”葉彎彎心想,隻要能出門就行。

“就這麼喜歡外麵那個男人?”簡之霈抬起頭,眸光嘲弄。

“不是,我隻是想去外麵的沙灘上玩。”葉彎彎解釋一句,她真得隻是想要出去兜風。

試問這麼好的時光,誰想浪費呢?

可簡之霈認定她是喜歡外麵那個男人,他更是無情的扯了一下嘴角,“你今天哪也不許去。”

葉彎彎頓時苦下一張小臉,隻能道,“那我出去和他說一句。”

說完,葉彎彎出來了,朝席俊傑道,“學長,你去玩吧!我還有事情要忙。”

“什麼事情要忙啊!這種時候,難道不是該儘情的去玩嗎?”席俊傑也是很失落,他以為可以約葉彎彎滿沙灘的去兜風,給他們製造一個美好的回憶。

“對不起,我真得不能去。”葉彎彎歎了一口氣,“下次玩吧!”

“彎彎,你和誰住在一起啊!”席俊傑好奇的問。

“我…”葉彎彎還冇有說完,就聽見身後有腳步聲,她忙回頭,隻見簡之霈一件黑色襯衫,步履閒適的走出來。

席俊傑也怔住了,他看著這個年紀和他相仿的男人,明明他自認為自己哪裡都不遜色於眼前的男人,可為什麼他還是有一種哪哪都不如他的無力感?

這個男人光是站在院子裡,就比太陽還要耀眼,他的五官,他的身軀,以及他從頭到腳都散發著無以倫經的華貴氣息,那是骨子裡的尊貴,而不是外錶帶給他的優越。

“咳…他是我的…”葉彎彎試圖找一個合理的身份介紹簡之霈,卻發現根本找不到。

難道她要說他是她的主人嗎?那多丟人。

可在席俊傑的心裡,已經有了答案,眼前這個男人該不會是葉彎彎的男朋友吧!不然他們會共住一屋嗎?

“彎彎,這是你男朋友吧!”席俊傑尷尬笑問一句。

“呃…不不…”葉彎彎忙擺手想要解釋。

可卻她的身側卻響起一道慵懶迷人的男聲,“我是,所以以後彆來找她了。”

葉彎彎直接心頭一跳,有些錯愕的看著身邊的男人,他亂承認乾什麼?

“那打擾了。”席俊傑忙識趣的說了一句,騎著他的沙灘車離開了。

葉彎彎站在院子裡發呆,她突然猛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她怎麼放著正事不乾呢?

玩什麼玩?她最重要的事情,不是要勾引眼前這個男人嗎?將來好為丟失他項鍊的事情求原諒啊!

葉彎彎腦袋開竅了一般,正好和他身處一個屋簷下,這正是她的好機會。

葉彎彎不失落了,她轉身進了大廳,看見沙發上繼續盯著電腦的男人,她不由自說自話了一句,“哎!這天真熱…都快熱死我了。”

說完,葉彎彎把外麵罩著的一件薄衫直接脫掉了,露出下麵她的吊帶裙來。

簡之霈的目光意味不明的掃她一眼,繼續目不斜視的看電腦螢幕。

就在這時,外麵的沙灘上竟然傳來了輕快的舞曲聲,聲音響亮的飄進了彆墅大廳裡。

葉彎彎的眼神一轉,她從小練舞,而對於這種音樂,即興來一跳,也是順手而來。

她身段柔軟,把小開衫往腰上一係,更顯得她的腰肢不盈一握。

她就在寬敞的大廳裡,隨著外麵的音樂跳了起來。

沙發上的男人抬頭掃她一眼,好看的劍眉攏起,彷彿對這擾人的音樂有些煩噪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