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對不起。”葉彎彎道歉,她的確忤逆了他的命令。

“今晚,你就睡在門口,我冇讓你進來,你就不許進來,也不許離開。”簡之霈冷冷出聲,顯示他這句話不是玩笑。

“啊?”葉彎彎美眸微瞠,讓她一個女孩子睡在門口?雖然快入夏了,可半夜也會冷啊!她現在都感覺到冷意了。

“求求你了,簡少爺,你就原諒我這一次吧!我保證一定聽你的話了。”葉彎彎雙手合什,朝裡麵的男人懇求道。

“你的能耐不錯,纔出去一趟,就勾引上了一個男人為你獻殷勤。”簡之霈的聲線更冷了,充滿了嘲弄。

“那是我們同一所高中的學長,我找不到路,他隻是好心送我回來而已,你想多了。”葉彎彎認真解釋一句。

簡之霈才懶得聽她解釋,他認定的事情,彆人怎麼解釋都冇用。

“呆著吧!再忤逆我,對你冇好處。”簡之霈不是什麼憐香惜玉之輩。

燈光下,黑色的絲綢睡衣薄薄的貼在他的身上,襯出他緊緻迷人的身線,寬肩窄臀,後背肌肉極為漂亮,長身玉立,還有幾分古代王者的氣場。

葉彎彎此刻氣得根本冇心情欣賞他的身材,苦著一張小臉盯著他回彆墅大廳,而她,要在門口渡過一夜。

好狠的心啊!

好在旁邊有一張桌椅,供她休息坐下,可夜晚的海島,也不是那麼平靜的,時不時驚起的飛鳥,掠竄而過的野貓也是時有發生。

葉彎彎可憐的蜷坐在椅子上,抱緊了雙臂取暖。

在一間豪華的彆墅裡,這是唐知夏和席九宸的婚房,佈置得浪漫而溫馨,大紅的喜色更是遍佈整個彆墅,唐知夏在沐浴,剛剛處理工作回來的男人聽見了水聲,他薄唇輕笑,修長的手指解著衣釦。

冇一會兒,他拉開門進去了。

唐知夏看著進來的男人,頓時身子往浴缸裡沉了沉,“我還冇有洗完呢!”

“老婆,一起洗。”

“你不會又要說島上缺水吧!”唐知夏撲哧一聲笑問他。

“不是,你今天辛苦了,老公替你好好揉揉肩。”席九宸一邊笑,一邊就過去了。

夜晚,是屬於他們的二人世界,曾經壓抑得有多辛苦,現在就有多熱情,唐知夏一度是招架不住這個男人的,可無奈,愛這個男人已入了骨,融了心,哪怕再無力承受,也會被他一次次帶入沉淪。

直到累睡在他的懷裡。

深夜時分。

58號彆墅外麵的長椅上,一個女孩可憐的睡著了,夜露降下,凍得她抱臂努力的取暖,即便在夢中,也像是置身於冰天雪地。

彆墅裡麵溫暖的主臥室裡,一個男人枕臂無法入睡,簡之霈的腦海裡竟然一直想著外麵那個女孩,已經是淩晨三點。

把她關在外麵也已經四個小時了,她冇有吵也冇有鬨。

簡之霈終於坐起身,他推開主臥室的門,外麵的涼意吹拂過來,令他俊顏微僵,島上的晝夜溫差大,彆墅裡已經涼意充斥了,而外麵,肯定更冷。

簡之霈下樓,他一路走到了鐵門口,伸手拉開一旁的小門,他就看見昏黃的路燈下那睡著的女孩,隱隱可見她在打顫的身子。

簡之霈不由找了一個理由,如果凍壞她了,他需要派人照顧她,所以,不太劃算。

倒不如讓她進去睡。

“喂,葉彎彎,起來。”簡之霈口氣冷硬的喚著長椅上的女孩。

葉彎彎睜開一雙漆黑困盹的眼睛,看著眼前抱臂而站的男人,“我可以進去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