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餓!”葉彎彎的肚子發出了抗議。

她下了床,走出房門,站在一條走廊裡,這原本就是酒吧!裝修風格帶著一種灰暗派係,燈光也不是明亮的,暗晃晃的,葉彎彎有些害怕的朝樓梯方向走去。

她從旋轉樓梯下來,就看見樓下的酒吧全亮起了燈,而在燈光中心,一個男人優雅的坐在光影之中喝著酒,像是無聊的打發時間。

葉彎彎不由呆了幾秒,在這個男人身上,她才感受到了什麼叫尊貴儘顯,優雅不凡。

他的西裝是刺繡的,黑色的緞麵,上麵紋著金色的圖案,彷彿還帶著鑽,燈光下,他身上凝聚在一層淡淡的銀光,襯得他矜貴迷人。

葉彎彎不由心裡壓力巨大,讓這個男人愛上她的難度難如登天。

葉彎彎呼了一口氣,感覺一年之後,她要交不出那吊墜,她就得把命給他才能抵消他的怒火了。

眼下,隻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葉彎彎走向了他,微笑尋問,“你們吃飯了嗎?要不要一起吃?”

簡之霈睨她一眼,淡淡道,“冇有我的允許,你不許出門。”

“可我好餓。”葉彎彎眨了眨眼。

“今後,我叫你乾什麼,你才能乾什麼。”簡之霈惡意的想要折磨她。

葉彎彎呆了幾秒,隨著她的心底掠過無奈,雖然要這個男人愛上她的機會等同為零,可還得試試。

反正她也冇有退路了,吊墜是冇機會找到了,剛纔她的好姐妹說把酒店房間都翻遍了也冇有。

“好,我聽你的話,不吃飯。”葉彎彎乖乖的坐在一旁,就在這時,她的肚子發出了一陣咕咕叫聲,極不雅緻。

葉彎彎臉紅耳赤了起來,捂著肚子可憐巴巴的看向了男人。

男人好看的眉也擰了擰。

可她的肚子很爭氣,一直在叫,葉彎彎隻能歎了一口氣,和自己的肚子商量起來了。

“你先彆叫了好不好?簡先生還不讓我們吃飯呢!再忍忍,說不定他會大發慈悲讓我們吃飯。”

一旁的幾名保鏢紛紛各種方式忍笑。

簡之霈冇好氣的朝對麵的女孩道,“你告訴你的肚子,今晚都彆想吃飯。”

葉彎彎一臉認真的回他道,“那餓壞我了,你就少了一個人侍候你了。”

“我多得是傭人,不缺你一個。”

“那你也不要吊墜了嗎?那可是除了我再冇有人知道藏在什麼地方了,你確定要餓壞我嗎?”葉彎彎為自己保命。

簡之霈纔不想可憐她。

“我從登機那一刻起就冇有吃東西,算起來,我已經兩天一夜冇有吃東西了。”葉彎彎繼續說。

簡之霈像是找到了一點樂趣似的,掃著她那雙可憐的大眼睛,“那正好餓個三天三夜。”

葉彎彎內心暗叫,長得變態好看的男人多少有點兒變態,果不其然。

“那我喝水行嗎?”

“我這裡隻有酒。”簡之霈戲耍她。

葉彎彎真得口乾舌燥了,她點點頭,一臉認真問,“能給我來一杯嗎?”

男人親自給她倒了一杯酒。

葉彎彎起身端過了酒,先是像隻小狗似的舌頭輕嚐了一口,然後覺得還算甜,便捧著喝了,對麵的男人微眯眸。

葉彎彎喝完了一杯,打了一個酒咯,一張清透白晳的臉蛋肉眼可見的泛紅。

“還要嗎?”簡之霈勾唇冷笑。

“不要了,不太好喝。”葉彎彎擺擺手。

一旁的保鏢暗想,這四十多萬一瓶的好酒,她竟說不好喝?真是暴殄天物。

葉彎彎突然站起身,她感覺眼前天眩地轉起來了,也不知是餓得低血糖,還是剛纔那杯酒的後勁,她直楞楞的朝簡之霈方向撲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