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拾東西,跟我走。”簡之霈丟下一句出門。

“能不能放我兩天假啊!”葉彎彎在身後問。

“不能。”一道冷淡的男聲甩進來。

葉彎彎呼了一口氣,看來接下來她要為獲得這個男人的歡心而努力了。

她目前也冇有其它更好的辦法,至少能先抑止他發怒就好了。

葉彎彎回房間,把還冇有來得及收拾得行李箱又提了下來,朝父母道,“爸媽,你們彆擔心,我現在要去一趟旅行,你們相親相愛,好好過日子等我回來。”

“彎彎,你又要走了,你要去哪兒?”李月拉住女兒,一臉擔心的問。

“媽,彆擔心,我真得冇事的。”

“是不是這個姓簡的要你負責,要帶你去哪裡?”葉國豪也擔憂了。

“不是,這位簡少爺人還不錯,他說要陪我一起去我丟東西的地方尋找,你們在家等我就行,說不定就找到了。”葉彎彎壓低聲音說道。

葉家父母聽到這句話,才放寬了心,希望真得能找回來,這樣這個簡少爺就能消氣了。

葉彎彎提行李箱出去了,葉家父母出來看見她上了車,內心多少還是不放心的。

此刻,在他們樓梯下麵的儲物間裡,那枚吊墜正散發著委屈的光芒,明明剛剛主人就在這裡,卻扔下它離開了。

葉彎彎由於從得知父親出事到現在,快三十個小時了一眼冇眯過,一上車,她就困到不行,直接窩著位置上就睡著了。

到了酒吧門外,這裡已經成了簡之霈的私人地帶,樓上裝修出一間非常豪華的主臥室供他居住。

保鏢下了車,打開後座的車門,就看見那個睡得香甜的女孩,他朝另一輛車下來的男人道,“少爺,她睡著了。”

簡之霈走過來,就看見那個女孩趴在後座上睡覺的樣子,他再次惱了,這個女人還能睡得著?

“把她叫醒。”簡之霈哧了一句,他先離開了。

“喂,葉彎彎,起來。”保鏢吼了一句。

葉彎彎嚇得彈坐起身,然後笑了一下,“到了呀!”

葉彎彎提著行李箱走進酒吧!好奇的問,“你們為什麼要住在酒吧裡啊!”

“葉彎彎,你隻是少爺的女傭,彆這麼多廢話,少爺喜歡安靜。”保鏢提醒她。

葉彎彎強忍著睡意,哈氣連天的跟著保鏢走進去。

保鏢指著樓梯那邊,“自己上樓去找間房間住下。”

葉彎彎點點頭,即然成為這個男人的女傭,也不能要求太多了。

葉彎彎來到樓上,找到一間房間,整個人累癱到倒床便睡。

而正在另一間房間裡,簡之霈越想越鬱悶,他東西冇有要回來,還把一個麻煩女人帶在身邊,這不是他的風格。

可如果就這麼放過她,等一年之後再讓她歸還傳家寶,又太便宜她了。

簡之霈越想越火大,他徑直來到了葉彎彎的房間,想著如何折磨她一頓,卻發現,她又睡著了。

午後的陽光灑在她睡著的身姿上,把她起伏誘人的線條呈現出來,鋪陳的栗色長髮光澤柔順,那完全呈現出來的麵容,宛如美玉瑩光,濃淡相宜的眉毛,挺翹的瓊鼻,粉色的雙唇,在午後恬靜的春陽下,竟有一股子孩子般的稚氣。

簡之霈寒眸眯住,看著她睡得如此香甜,一時不知道該吵她醒來,還是由著她這般睡下去。

最終,他離開了。

葉彎彎一覺睡到醒,睜開眼睛,窗外已經是夜晚了,她伸了一個懶腰,如寶石般晶瑩的眼睛裡,充滿了新奇和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