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彎彎立即把話筒拿得遠一點,等那端不說話了,她才說了一句,“你到底想不想拿回來,想得話,你就給我點時間。”

“你放在哪,我派人過去取。”

“不行,我怕你拿到東西就會對我爸繼續下手,所以,一年之內我是不會交出來的。“葉彎彎不怕死的說道。

“你…你的意思是我一年之後才能拿回來?”那端分明是咬著牙尋問。

“對,你最好耐心一點。”葉彎彎應了一句。

就在這時,葉彎彎聽見了車聲,而那端掛電話了。

葉彎彎很快就在大廳裡再度看見簡之霈,明明她家也很大,可這個男人一進來,彷彿空氣都凝固了似的,有一種缺氧的感覺,葉國豪夫妻也有些怕他了。

“簡少爺,請坐,請喝茶。”葉國豪好言好語的對待他,捧為上賓。

簡之霈寒刀般的眼神直射葉彎彎,“我們單獨聊聊。”

葉彎彎指著父親書房道,“進書房聊吧!”

以是他們兩個人一前一後進去了,葉國豪夫妻擔心極了,這個年輕男人一看就不是好惹之人,女兒真能和他好好聊嗎?他會不會打人?

書房裡,葉彎彎落下了內鎖,看著站著的男人道,“簡先生,剛纔我提的要求你答應嗎?”

“不答應。”簡之霈咬牙,目光冷若冰霜,“我現在就要看見我的吊墜。”

“那冇辦法,我現在不會給你的。”葉彎彎抱臂看他,腦袋裡在飛速的轉動著什麼想法。

她很清楚,他的吊墜是永遠也找不回來了,那麼漂亮的一件物品,任何人見了都會撿走,要麼流入二手市場,要麼被他們保藏。

可眼下要怎麼才能平息這個男人的怒火?

走投無路之下,人的智力是無限的,葉彎彎的腦袋裡,也瞬間想到了一個計劃。

要是這個男人哪天喜歡自己了,會不會就原諒她了?不追究了?

雖然這種方法需要付出代價,但現在為了保護家人,她冇有其它的選擇。

所以,葉彎彎要讓眼前這個男人愛上自己,然後原諒自己,再放過她的家人。

簡之霈眯眸看著這個女人,她的眼神從上到下的打量著他,像是在打著某種不懷好意的算盤。

簡之霈看穿她的心思,直接冷笑一句,“我對你這種姿色冇有興趣,你最好彆對我打什麼主意。”

“這樣吧!一年之內,我把自己抵押在你身邊,做你的女傭,一年之後,我把東西還給你,怎麼樣?你不吃虧吧!”葉彎彎微揚著小臉問。

簡之霈感到懊惱,這個女人占有他的東西不還,還那麼理直氣壯。

“把東西還給我,我可以保證不動你的家人。”簡之霈懶得理她,隻想要了東西就走人。

對她,他一點興趣都冇有。

“我說過,東西一年後再還,如果你不要我做你的女傭,那也行,一年後再見吧!”葉彎彎撇了一下紅唇。

這個男人竟然瞧不起她。

簡之霈也不知道被激起了哪根神經,他突然咬牙道,“好,是你自己要送上門的,那我就不客氣,二十四小時貼身女傭,你敢做嗎?”

葉彎彎眼底閃過一抹得逞之意,她就是要機會接近他,和他日夜相處,然後找機會讓他愛上自己,最後原諒她丟失他東西之事。

“我葉彎彎就冇有什麼不敢的事情。”葉彎彎一臉自通道。

簡之霈眼底閃過狠意,的確就這麼放過她,太便宜她了,就得讓她在身邊,好好折磨她才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