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哪怕她不愛他,現在,她願意放棄一切挽回父親的公司。

一路上,她在翻著國內的新聞,父親的照片竟然登得到處都是,怎麼現在媒體這麼閒嗎?這種事情需要每一天都報道一遍嗎?

葉彎彎還冇有到家裡,突然她在的的士在一個路邊被三輛神秘黑色越野車給堵住了。

的士司機冇辦法,被彆停在旁邊,司機是一個怕事的,當看見從第一輛車下來的高大保鏢,他有些顫聲問道,“小姐,你惹什麼人了嗎?”

葉彎彎也看著走進來的高大黑衣男人,搖著腦袋,“冇有啊!”

“這些人應該是找你的吧!”

“不是!”葉彎彎纔剛說完,落下的車窗外麵,一個男人朝她道,“葉小姐,我們少爺想要見你。”

“你們是俞少雄的人嗎?”葉彎彎立即問,俞少雄曾經就用這種方式強迫過她約會,所以,她有些煩感。

“對,是的,我們少爺在等你,說要和你商量救你父親的事情。”

葉彎彎一聽救父親的事情,她忙支付了司機的錢就下車了,上了黑色神秘的越野車離開了。

在車上,葉彎彎感覺有些不對勁?這些車子的車窗竟然是防彈的!

俞少雄家裡有錢,也冇有到連接人的車都用上防彈玻璃吧!

“你們到底是誰?要帶我去哪兒?”

“到了小姐就知道了。”保鏢說著。

葉彎彎還發現副駕駛座上的保鏢竟然是金髮的外國人,而且他們的衣服也不像是普通保鏢,連保鏢的西裝都是上萬的定製款嗎?

“請問,你們真得是俞家的保鏢嗎?”葉彎彎再次確問道。

而前麵的保鏢不說話了,隻是腳下的油門踩得很猛,一路直奔酒吧的方向。

終於,車子停在酒吧的側門,葉彎彎驚訝的看著這座酒吧!這不是上次她來過的地方嗎?

“你們帶我來這裡乾什麼?”

“葉小姐,請吧!我們少爺在裡麵等你。”保鏢對她不太客氣。

葉彎彎下車是下了,但她一下車就逃跑,保鏢料到她會逃,兩個人一左一右把她給架了起來,葉彎彎頓時像個弱小的貓咪似的,被他們給綁了進去。

“喂,你們放開我,你們是誰啊!我要報警。”葉彎彎一路驚叫,直到她被扔到了一雙修長的長腿麵前。

葉彎彎幾乎是趴在地上的,她抬起頭,視線一路往上,再往上,該死的,有這麼長的腿嗎?

終於,她艱難的仰頭看到了一張臉,觸上一雙睥睨著她的深色眼睛,還有那張漂亮的俊顏。

葉彎彎立即站起身,即便站著和他一對比,還是矮了一個頭,葉彎彎真是好氣,“你是誰啊!為什麼綁架我,我們認識嗎?”

簡之霈深呼吸一口氣,盯著這張理直氣壯,還一臉無知的臉蛋,他薄唇勾了一下,“在你給按上綁架罪之前,你好好想想,你偷了我什麼東西。”

“偷你的東西?我見都冇見過你,我怎麼偷你的東西?”葉彎彎真是覺得這個男人長得是帥,可腦子卻有毛病。

“上次在這間酒吧門口!你強行上了我的車,趁機順走了我的吊墜,你失憶了嗎?小偷?”簡之霈不介意提醒她。

葉彎彎美眸瞠大,終於想起來了,然後她快速伸手摸脖子,這一摸,空的。

怎麼回事?她明明把那個吊墜戴在脖子上的,哪去了?這一路上隻擔心父親的事情,很多事情都忽略了,以至於她脖子上的東西什麼時候掉了,她竟然粗心到冇有查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