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月前,這家酒吧移主了,就是被眼前這個俊美華貴的男人買下來的,他買下來之後,營業隻看心情,但更多時候,是他一個人在整個酒吧裡喝悶酒。

曾經這酒吧裡的女孩們都驚豔於他,可最終都懼怕於他,那些試圖靠近他的女孩們,除了被他冷處理之外,還額外贈送了他的一道挑剔的冷眼。

被他的目光審視,不是什麼享受之事,而是宛如剝皮挖骨般,從頭到腳冷了個透。

他就是簡之霈,那個一直在尋找傳家寶的神秘貴族少爺。

“少爺,我們一定會找到她的。”保鏢安慰他。

簡之霈的所有耐心都已經用儘了,他的所有辦法也想完了,可偏偏那個小偷的蹤跡根本找不到。

酒吧的監控也查了,路段的監控也調出來了,可那個女孩化妝像個鬼似的,根本不知道她的真實麵容長什麼樣子。

簡之霈想過報警,可他不願傳家寶丟失這件事情公佈出去,他怕那個小偷知道那是重要之物,會毀屍滅跡,就算抓到了她,可能也找不回來。

所以,他寧願那個小偷先存著他的傳家寶,等他抓到她的時候,再來好好收拾她。

現在,就等著最後一個訊息傳過來了,當晚那個送這個女孩來酒吧的士司機找到了。

就在這時,門口處,一個三十出頭的男人跟著保鏢走進來,他聽說這家酒吧倒閉關店了,曾經這裡可是有錢人的天堂,最貴的銷金窩呢!

當他看著櫃檯旁邊的椅子上,一個男人正在玩著酒杯,杯子轉動的聲音,顯示著他技藝高超。

“簡少,這是當晚送那個女孩來酒吧的司機。”

簡之霈讓另一個手下拿出兩捆錢上來,他把身邊的照片推了過去,“記得這個女孩嗎?隻要你說出你搭乘她的地址,這錢就是你的了。”

司機一看照片上那個濃妝豔抹的女孩,他立即就來影響了。

“記得記得,我記得這個小姐,我接到她的時候,她是從一個餐廳出來的。”

“她在車上有冇有說什麼?”

“有,她打了一個電話,我影響非常深刻,好像是哭著和她爸說退婚的事情,哭得還挺傷心的。”

“能不能把那晚的行車錄像給我。”簡之霈感覺勝利在望了。

“可以的,可以的,我現在就給你找到。”這司機看了一眼那兩捆錢,越發手勢利落的拿出手機了。

終於他準確的翻出了那晚的行車錄像,簡之霈看到上車的女孩,不正是那個女小偷嗎?

終於,抓到她了。

司機拿到錢就趕緊離開了。

而簡之霈正在看當晚的錄像,全程車程二十三分鐘,這個女孩先是上車發了一會兒呆,不太清晰的鏡頭裡,她一直看著窗外。

突然她的手機響了,她伸手接起,”喂!爸。“

“我想退婚,我不想嫁人。”女孩情緒激動道。

“我這輩子隻想嫁給我喜歡的人,我纔不要和俞少雄結婚。”那端說了什麼,這個女孩直接像個孩子似的哭了起來。

哭得很傷心,然後她就掛了電話,朝司機道,”送我去本市最貴的酒吧!“

司機安慰了一句,便說了一個酒吧地址,那個女孩應了一句,“好,就去那。”

一直到下車,這個女孩也冇有說話了。

俞少雄?簡之霈的眼底閃過冷笑,總算是摸到了一點頭緒了。

“十分鐘內,我要這個女孩所有資訊。”簡之霈的忍耐限度到底了。

十分鐘不到,保鏢遞來了IPAD,“少爺,俞少雄是A市有名的富二代,他今年的聯姻對像隻傳出一人,葉彎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