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席九宸和唐知夏一起送唐俊坐進了車裡,看著他的司機離開,他們才走向了他們的車隊。

晚上,他們回席宅吃飯,提起了婚禮的事情,唐知夏抬頭朝席老太太道,“奶奶,我打算低調舉辦婚禮,我並不需要多麼豪華,也不希望被媒體報道。”

那些風光往往伴隨著的是風險,她不希望他們的生活被外界盯著,她隻想安靜的過他們的生活。

這個提議被席老太太接納了,她最擔心的就是怕委屈了唐知夏,現在,是她本人提議的,那她自然照辦。

婚禮將在五月初舉辦,地點是在國內的一座私人島屹上,被邀請的賓客隻有一百人左右。

雖說是低調,但席九宸依然大方出資,儘量給妻子一個完美而浪漫的婚禮。

接下來的時間,唐知夏也忙碌了起來,她的婚紗,晚禮服,各種細節的敲定,她正好全心全意的準備自己的婚禮。

說到賓客朋友,除去父親那邊的親戚朋友,唐知夏這邊請了李玫和助理李小昕,唐知夏也有海外朋友,但考慮到距離問題,她就決定不通知了。

窗外已經是春意盎然,唐知夏不由犯春困,這個時候兒子又去上學了,她上午剛剛進行了一番細節討論,婚慶公司的人離開之後,她蓋了一個小薄被在沙發上眯上了。

睡著睡著,突然她感覺一道堅實有力的手臂攬住了她,她抬起頭看見男人的臉,便安心的貼在他的懷裡睡著了。

席九宸撫摸著她的長髮,在她的髮絲裡吻了吻,陪著她渡過一個短暫的午睡時間。

唐知夏醒來的時候,才知道席九宸這次回來還帶了一個女保鏢。

她叫楊橦,三十三歲,除了過硬的身手和令人驚歎的履曆表之外,還非常精明能乾,可以幫助唐知夏處理任何事情,是她二十四小時的貼身保鏢。

唐知夏很喜歡楊橦,因為她有一雙令人充滿安全感和信任的眼神。

“從現在起,隻要你出行,都必須讓楊橦在你的身邊保護。”席九宸朝她道,因為她和兒子就是他的軟肋,是他做任何事情都放在首位的人。

唐知夏聽話的點頭,“好。”

一場春雨嘻嘻嘩嘩的下來了,傍晚的時候就開始下,小傢夥回來的時候,就開始的穿著他的雨鞋打著小傘去花園裡玩了。

唐知夏也冇有攔著他,新請來的傭人在準備晚餐,唐知夏坐在花園旁邊陪伴著兒子,可她恍了一會兒神,兒子就不見了。

這可把她給嚇著了,“晨晨,晨晨…你在哪兒?”

“媽咪…媽咪你看。”小傢夥從一個草叢裡冒出了頭來,然後他的手裡握著一隻發著虛弱叫聲,渾身濕透的小奶貓。

唐知夏怔了幾秒,看著小傢夥不惜拿著自己乾淨的衣服把他給卷在懷裡,“媽咪,我可以養它嗎?”小傢夥用懇求的目光看著她,和他懷裡的小貓一樣可憐巴巴的樣子。

唐知夏看著兒子這副愛心十足的表情,她又怎麼能忍心拒絕呢?

“好,媽咪答應你,可以養。”唐知夏點點頭。

“耶!”小傢夥開心極了,接下來也不玩水了,就抱著小貓進大廳裡。

小貓咪大概不知道,它即將開啟貓生最美好的日子,因為它即將成為這個家的一員。

小貓咪被妥善的安排好了,唐知夏也幫小貓吹乾了身體,大概隻是一隻野貓,品種並不是很好,長相也一般,但那雙大眼睛,卻能虜獲人的喜愛。

“媽咪,爹地會答應讓我養嗎?”晨晨好奇的問,想到爹地那麼威嚴的人,應該不喜歡家裡有小動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