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完,他低下頭眷戀的在她的髮絲裡吻了吻,“老公給你做早餐。”

唐知夏這才放開了他,當看見他下床時,看見他背上那可以用觸目驚心來形容的爪痕,唐知夏心虛的背過了身。

好像是…

應該是她乾的。

十二點半,唐知夏懶洋洋的穿著一件長T恤下樓,一頭長髮在腦後挽著高丸子頭,她看著樓下做好午餐的男人,她覺得幸福的冒泡。

看著他還在廚房裡忙碌著什麼,她自身後就抱了過去,什麼話也不說,就拿著臉蛋貼著他,他去哪,她粘到哪。

席九宸轉過身,把她摟在懷裡親了一下,“去吃飯吧!今天我有一天的時間陪你。”

“不是要接晨晨嗎?”唐知夏眨了眨眼。

“擎野取消出差了,晨晨在他那裡玩得不想回來,所以接下來三天隻有我們在家。”

唐知夏有些懷疑的眯著眸看他,是嗎?是晨晨真得不想回來,還是這個男人主動讓晨晨不要回來的?

席九宸像是看穿她的心思,他低沉一笑,“晨晨真不想回來。”

唐知夏彎唇一笑,戰擎野家裡有很多高階的遊戲,晨晨不想回來大概是真的。

唐知夏剛想離開,可男人也不知道受什麼刺激了一般,俯下身就把她吻住了。

一個熱情揚溢的吻在進行。

陽光穿過半山腰的落地窗,灑在乾淨整齊的客廳裡,這一刻,世界安靜而美好。

如果不是生怕自己準備的午餐會涼,大概席九宸不會就此放過她。

吃過午餐,席九宸陪著她出來散步,春天的氣息已經很濃了,青草的芳香從風中吹來,蔚藍的天空萬裡無雲,一切生氣勃勃。

晚上,他們出發去了附近的一座空中餐廳,由於席九宸提前安排好了,整座餐廳今晚隻招待他們二人。

現場的名曲演奏,令空氣中都飄蕩著浪漫的因子。

頭頂的星空,桌上點燃的燭光,酒香與花香交織,對麵的男人帥氣迷人,那雙深邃的眼睛,宛如一泓深潭,散發著溺人的愛意。

輕音樂就像是在訴說著一場浪漫而無言的愛情,濃鬱又帶著一絲歡快,就像在演著他們這一路走來的曆程。

從最初的交集,到此刻的相擁。

十點半,回到彆墅,獨屬於二人的時光,唐知夏就像是一朵散發著芳香的紅玫瑰,無時無刻不讓席九宸這個采花大盜給盯著。

“席先生,你先洗吧!”唐知夏朝他道。

“我家的水費這個月有些超支,為了不浪費水,一起洗。”男人提議,長臂一攬,就把她給帶進去了。

唐知夏內心氣笑,是水費的問題嗎?她可以給他交這個月的水費行不行?

但這個禁慾高冷的男人,在她的麵前,臉皮已經厚了。

並且為了她,他的情話說不完,他的**手段也上升成了高手。

三天後。

唐羽晨才依依不捨的從戰擎野家裡出來,但看到來接他的爹地媽咪,又開心的像隻小貓咪。

戰擎野羨慕的看著他們一家三口的背影,但想想他的單身生活也挺香的,就冇有多糾結了。

深夜時分。

唐知夏從睡夢之中醒來,因為她下意識的抱向身邊的位置,卻冇摸到人。

她睜開眼睛,身邊的男人不知道去哪了,唐知夏隻是微微一想,就知道他去哪了。

她掀被下床,來到兒子的房間,果然看見坐在床沿上,也不知道看了多久的男人。

他的背影在昏黃的燈影下,坐成了一個雕塑一般。

唐知夏的眼底劃過心疼之色,席九宸的心情,她能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