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是她的男人!

席九宸捧著一束熱烈的紅玫瑰花出來,他一身黑色的薄款長風衣,宛如白馬王子一般走向了她。

他打開車門,親自把這一束玫瑰花送到她的手裡,唐知夏捧過了花,也接受到了花店裡那幾個探頭探腦的女孩的羨慕眼神。

唐知夏聞了一下花香,濃鬱而迷人,這一刻的心情超級棒。

這個男人突然浪漫起來了呢!

“陪我去公司一趟,下午接晨晨回家,晚上我們一家三口在家裡吃飯。”席九宸已經安排好了。

唐知夏點點頭,“好啊!”

跟著他,不管去哪裡,她都開心。

席氏集團,總辦室裡,女助理端來了點心和咖啡招呼著她這位老闆娘,絲毫不敢有怠慢之意。

也不知道誰傳出一個訊息,席九宸有一個追求已久的女人,堪稱摯愛,冇有人可以與她相比。

那是一個名叫唐知夏的女人,是瑞寶閣曾經的知名設計師。

唐知夏坐在落地窗前的沙發上,品著咖啡,翻閱著幾分雜誌,時光悠然,心有所期。

她倒是看得入了神,直到身後被一雙手攬住了肩膀,她纔回頭,開會的男人回來了。

“開完會了嗎?”唐知夏抬起頭。

而男人就著這個角度,低下頭在她紅唇上灑下熱息,“嗯。”

唐知夏微微迷醉,下一秒,男人溫柔而不失霸道的吻了下來,唐知夏有些羞澀的享受著這個姿勢奇怪的吻。

直到突然有人敲門,唐知夏推他,席九宸不悅朝門外來了一句,“進來。”

楚皓推門進來,當看見裡麵的二人,他頓時識趣的笑了一下,“席總,那我過會兒再來。”

“來都來了,趕緊說。”席九宸擰眉。

“這有份急件要您簽字。”楚皓趕緊過來遞上,席九宸快速掃了一眼簽完字,“半個小時之內,不許有人進來打擾。”

“明白。”楚皓逃似的離開。

唐知夏有些羞澀,打趣的看他,“彆為了我,連工作也不乾了。”

“你比工作重要。”

唐知夏彎唇一笑,“那不行,你得工作賺錢養我和晨晨啊!”

“明白了。”席九宸說完,走向了他的辦公室,然後拿出他的錢包,從裡麵遞來幾張銀行卡,“老婆,給,先用著,不夠我再給你拿幾張卡。”

唐知夏撲哧一聲笑著搖頭,“我夠用啦!”

席九宸低沉道,“從現在起,我名下所有財產全部轉移到你的名下,包括我的公司。”

唐知夏嚇了一跳,擺擺手,“彆,我壓力很大,我做你老婆就好。”

席九宸,“…”

“好吧!今後隻要你想,隻要我有,都給你。”席九宸低沉保證。

唐知夏當然全心全意的相信他,她起身摟著他的脖子,微微仰起臉蛋道,“我隻要你就夠了。”

席九宸的目光倏地沉暗了幾分,那眼底在閃爍著某種期待,他長臂一攬,將她緊貼在懷,“可以嗎?”

這句話帶著一絲可憐意味。

彷彿他一直在等著她,渴望著她,而這件事情,隻能她點頭才能做,不然,他半步不敢越雷池。

唐知夏眨巴了幾下眼睛,然後小聲問,“那今晚你讓晨晨在席宅睡。”

席九宸的眼底迸射出強烈的狂喜,他低沉笑道,“好,我現在就打電話給晨晨。”

以是,這個男人真得迫不及待的打電話回席宅了。

“喂,爹地。”晨晨的聲音傳來。

“兒子,今晚爹地媽咪有事,你能不能在席宅陪太奶奶。”

“不要,我要回家陪媽咪爹地。”唐羽晨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