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知夏眨了眨眼,“那就慢慢還。”

誰又知道她內心的心聲呢?

如果她註定那一夜逃不過宋姍的設計,那麼,她寧願是他,而不是其它毫無相乾的人。

現在,上天給了她苦難和委屈,卻也還了她一個真相和摯愛。

“這表,我奶奶說是給我福氣的,原來是我誤會它了,它真得就是我的福星。”席九宸的內心無比虔誠起來。

唐知夏想到宋姍的行為,她已經恨得咬牙了,“彆放過宋姍,我要她付出應有的代價。”

席九宸的憤怒一絲也不少,拳頭緊攥,“我會讓她付出慘重代價的。”

唐知夏抬頭問,“去和晨晨做個DNA檢測吧!確定一下。”

“還需要確定嗎?晨晨就是我的兒子。”席九宸無比自信,因為他早就感應到了和兒子的血脈呼應。

那種血脈相連的感覺,在他第一次看見晨晨時就產生了。

“這個訊息,晨晨也會很開心的,你就是他的親生父親。”

席九宸伸手牽起她問,“我可以把這個訊息告訴今晚的客人嗎?晨晨就是我的親生兒子這件事情。”

唐知夏見他迫不及待的神情,她想,有何不可呢?

今晚不但是他們的訂婚喜宴,還是父子相認的時刻。

宴席處,一對新人倒是跑去哪裡了,席老太太連飯都冇有吃幾口,生怕唐知夏又看不上她孫子了,又不嫁了。

戰擎野則照顧著唐羽晨,唐羽晨幾次想去找媽咪,被他給攔住了,他想,小傢夥最好彆去,萬一撞見少兒不宜的畫麵,就不好了,所以,他使勁的哄啊哄,甚至拿出了絕招,他的手機遊戲過來哄他。

首席上,席敏過來了。

“媽,這是你喜歡吃的,多吃兩口。”席敏勸著母親。

“他們怎麼還不回來?”席老太太問。

“他們應該去商量什麼事情了,不著急媽。”席敏正說著,就看見大門外麵牽手進來的人,笑道,“這不來了嗎?”

果然看見剛纔匆匆跑出去的新人又牽手進來了。

席九宸牽著唐知夏上了台,席九宸朝首席方向道,“晨晨,過來。”

小傢夥開心的從戰擎野身邊位置出來,走向了台上,席九宸蹲下身,把他給抱了起來。

唐知夏抬頭,眼底湧上強烈欣慰,兒子的父親不是什麼所謂的牛郎,他的基因裡流著席家的血脈,是真正的席家小少爺。

席九宸拿過了話筒,朝著台下所有看過來的目光,他難掩激動,“我剛剛得知一個激動的訊息,那就是晨晨是我的親生兒子,是我和知夏五年前就擁有的一個孩子,我就是晨晨的親生父親,我們是血脈相連的骨肉至親。”

“什麼?真得嗎?”席老太太第一個驚喜的站起身。

“我早就說晨晨和九宸有父子相了。”席敏說道。

戰擎野也驚呆了,他曾經一直想知道唐知夏五年前和誰製造出這麼一個可愛的兒子來的,原來,竟然是他哥的基因?

果然是搶不過人家,人家一早就預定了個兒子在唐知夏身邊呢!

看著小傢夥竟是自家人,戰擎野真心替表哥開心。

唐俊也震驚錯愕,他的外孫直接變成了席家尊貴的小少爺了,這個訊息真是意外的驚喜。

“我就說晨晨和九宸小時候一模一樣,原來…這就是我席家的曾孫子啊!”席老太太激動得快要暈過去了,一旁的席敏扶著她,“媽,你小心心臟啊!”

“冇事冇事,撐得住,我的曾孫兒原來早就出生了,晨晨是我席家的曾孫兒啊!”席老太太捂著嘴,喜悅的眼淚落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