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論是身材還是麵容,都堪稱完美之人。

這也令台下到場的一些年輕女孩們都覺得唐知夏太幸福了。

而席老太太的臉上也是光彩照人,她的孫子,就是帥啊!從小到大都給她長足了麵子,帶到哪裡,都被人人誇讚。

在休息室裡,唐知夏已經出來了大堂外麵等候,雖然隻是一個訂婚,但她也是從紅地毯上台的,她捧著一束玫瑰花,在吉時一到,金色的大門開啟,在浪漫的輕音樂之中,她緩緩的走過宴席中間,走向台上的那個男人方向。

“哇!新娘子也好美呀!”

“超漂亮。”

“真是般配的一對兒。”

讚美聲中,有老一輩的,有年輕一輩的,今晚請來的都是席家的旁支親戚和重要嘉賓客人。

所以,都算是自家人了。

唐知夏一步一步邁到了台上,今晚的主持人竟然是戰父,戰父親自上台為二人訂婚做見證。

唐知夏朝這名未來的姑父微笑打招呼,然後席九宸的手朝她牽來,她與他並肩站在了一起。

戰父在台上發表了一番感言,然後又祝賀了這對新人。

“我們一起見證了九宸和知夏一路走過來,非常的相愛,也祝願他們長長久久,白頭攜老。”

“下麵,我們請新郎為新娘戴上訂婚鑽戒,鎖定一生摯愛,然後,期待婚禮到來。”

燈光師立即懂事的調暗了宴席下麵的燈光,而台上的燈光,也投下一束月光般的光芒,這令台下的人都能清楚的看見台上的新人。

席九宸先取了鑽戒替唐知夏戴上,而禮儀小姐托盤上,是唐知夏為他戴上的那隻鑽戒,唐知夏伸手取過來,席九宸修長節骨分明的手遞過來,唐知夏握著他的手,隻見他襯衫處,腕錶也顯露了出來。

唐知夏正認真的準備給他戴上時,突然她的眼神裡劃過一抹綠熒,她不由被這抹綠熒光給吸引住了,她一時忘給席九宸戴鑽戒,而是盯住了他腕錶上那浮現的東西。

在這抹淡淡的月光燈下,光影交織出來那錶盤裡隱藏的東西,那是一頭綠熒熒的狼頭。

唐知夏手裡的鑽戒突然意外掉了,因為她整個人震驚錯愕,導致手裡的鑽戒握不穩而摔下。

席九宸抬眸,看著唐知夏盯著他手上的腕錶怔怔出神,甚至她的神情就像是在看到什麼不可思議的東西,嚇得麵色有些泛白。

“知夏,你怎麼了?”席九宸突然摟住了她。

台下的人也都正在期待著兩個人到戴鑽戒,卻不想,台上的新娘竟然摔了鑽戒,整個人像是點穴一般,好像藏著某種情緒。

唐知夏突然朝燈光師的方向說了一句,“能不能把燈光全關掉。”

燈光師先是一愣,然後立即聽從了這位新娘子的話,他伸手就把所有燈光關掉了。

整個宴會廳陷入了一片昏暗之中,昏暗之中,大家都震驚錯愕,不知道唐知夏要乾什麼。

連席九宸也驚住了,他此刻看不清唐知夏在想什麼。

唐知夏的目光,在燈光熄滅之際,她的眼前,那頭綠熒熒的狼頭清楚的浮現在錶盤上。

唐知夏捂著紅唇,激烈的情緒幾欲令她暈倒,她的腦袋空白,同時也浮現出五年前在會所那裡發生的一切,那晚很黑,可她記住了一樣東西。

就是這隻手錶之中,罕見發光的狼頭形象,此刻,席九宸腕錶上的狼頭和記憶之中一模一樣。

“知夏,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席九宸的聲音關切而來,他攬住她的腰,感覺到她全身都在發顫,好像正遭遇了什麼令她驚慌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