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席九宸才配擁有。

好像上天就註定讓他們兩個人成為一對壁人似的,他隻是一個把唐知夏送到他麵前的使者。

雖光榮卻悲催。

可他不嫉妒,而是祝福,因為唐知夏獲得幸福就是他最希望看見的。

唐知夏今晚也是心情格外的羞澀了,她被席九宸牽著手走進大堂時,她就像個小媳婦般,又乖巧又聽話。

進電梯的時候,她纔回頭看見了戰擎野,抬手打招呼,“HI,擎野。”

戰擎野有些苦笑,“你現在纔看見我。”

唐知夏的臉越發飄起紅霞了,席九宸的眼底也是笑意滿滿,他低頭欣賞著他身邊即將成為他未婚妻的女人,深情演譯一場什麼叫滿眼都是她的戲碼。

一旁的戰擎野狗糧被喂得飽飽的,輕咳一句,“剋製點行嗎?先把訂婚舉辦完再說。”

席九宸眯眸笑了一句,“擎野,這種感覺你冇辦法體會。”

唐知夏也捂嘴笑起來,戰擎野想了想,好像也是,便也笑了起來。

宴會廳裡。

一切都非常的浪漫,夢幻,唐知夏喜歡一個藍色的訂婚場景,以是,整個場麵都佈置成了夢幻藍,藍色,純粹而耀眼。

現場佈置的藍色玫瑰花,也著實是一道景觀,空氣裡也飄散著淡淡的花香氣息。

唐知夏被席九宸先送進了一旁的休息室裡,唐知夏纔想到手錶,她從包裡拿出來遞給他,“是這隻手錶嗎?”

席九宸接過點點頭,“嗯,就是這隻。”席九宸一邊取下腕間的另一隻手錶,一邊說道,“這是我奶奶在我二十歲生日時送給我的,專門為我設計的一款手錶,很有意義。”說完,又優雅的戴了起來,看著這隻表道,“我奶奶說,這是會給我帶來好運和福氣的表。”

唐知夏點點頭,“你奶奶的話肯定冇錯。”

席九宸眼神微微一閃,就是這隻表招來了宋姍這個心機惡毒的人,因為她,奶奶才差點性命不保。

在他的心裡,隻當這隻表是奶奶的心意了,至於福氣,他冇指望這些東西。

現在,他的福氣的確很好,因為遇上了她。

席九宸先出去了,冇一會兒唐羽晨小朋友走進來,身後跟著兩名保鏢直護。

“媽咪,你今天好漂亮呀!”小傢夥一眨不眨的看著她,這是他見過媽咪最漂亮的時刻,像個新娘子一樣。

唐知夏摟著他,在他的小腦袋上親了一下,“謝謝兒子,晨晨開心嗎?”

“開心呀!這樣,我就可以喊席叔叔為爹地了,不用再叫他席叔叔了呀!”小傢夥點點小腦袋道。

唐知夏一愕,不由被逗笑了,她點點頭,“嗯,以後他就是你爹地。”

時間也在慢慢的過去,唐俊坐在首席上,一身西裝,看著很是儒雅,他今天的心情也是難於言喻的激動,他唯一的女兒要出嫁了。

經曆了這麼多的事情,唐俊明白了一件事情,隻有至親血脈纔會真誠的愛他,而他的餘生都將用來補償和愛唐知夏母子。

其它的人,他不想管,也不用管了。

席老太太的女兒席敏走過來說道,“媽,吉時快到了。”

“好,那快開始了吧!”席老太太都等不及要宣佈唐知夏是席家未來兒媳的人選了。

“媽,這下您如願了吧!”

“可不是嘛!”席老太太的眼底都笑開了花了。

這吉時還是老太太去算了一卦,所以,這吉時也不早不晚,定在了六點五十分,所以,還有兩分鐘就開始了。

席九宸的身影邁步上台,燈光下的他,完美得如精心緞造出來的五官,俊美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