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租房裡,宋姍鬆懈了一口氣,終於弄到錢了,而唐知夏也太好騙了,就這麼騙到手了五百萬,那夠她花好久了。

而且她這張臉也有救了,以後可以繼續用這個身份威脅她,可以不斷的從她手裡拿錢花。

宋姍也覺得很爽,把唐知夏騙得團團轉,而她還毫無所知呢!

一個小時之後,她就可以拿到一百萬現金了加四百萬的卡了,她讓唐知夏放在一個商場存放櫃的,把開啟密碼給她就行。

宋姍為了一會兒去拿這筆錢,她必須要僑裝打扮一下,而且,她不會親自去拿的,她到時候隻要找一個人給那人一千塊錢,肯定會有人替她乾這種事情的。

半個小時後,在商場人來人往的櫃檯上,有一個男人把一袋極重的包放進了一個大儲物櫃之中,然後設置了密碼便走了。

不遠處的人群裡,宋姍盯著那個櫃子,內心得意之極,唐知夏果然守信。

這五百萬對她未來的資產來說,隻是九牛一毛的事情,她肯定不會心疼的。

果然,冇一會兒宋姍的手機就傳來了一個秘密,還有唐知夏的一條簡訊。

“錢我給你放進去了,你自己去取吧!你最好說到做到,否則,我不會放過你。”

宋姍勾唇一笑,她看見旁邊有一個年輕男人,看著不怎麼聰明的樣子,宋姍便問他想不想立即賺一千塊錢。

這個男人當然想了,宋姍便說那個櫃子她有一個重物,請他搬到車上去。

這個男人接過了錢,便按她的指示過去拿那袋子錢了。

果然非常重,那個男人吃力的扛起,宋姍左右看了一眼,她帶走了兜帽就跟著這個男人的身後,為此,她還帶著口罩隱藏麵容。

終於,她盯著這個男人一路到了大門口,她才朝這個男人道,“好了,謝了。”

“小姐,你這裡麵裝得什麼啊!這麼沉。”這個男人好奇的問一句。

宋姍隨口道,“冇什麼,就是我朋友送給我的麵膜。”

這個男人便喜滋滋的拿著那一千塊錢離開了。

宋姍把包提到旁邊,拉開袋子檢視一下,裡麵果然都是現金,就在她吃力的提起時,突然前麵有陰影籠罩著她,她猛地抬頭。

就看見兩個穿著便服的男人拿出了警員證,朝她道,“宋姍,請涉嫌勒索唐知夏小姐的钜額財產,請跟我們回警局調查。”

宋姍的臉刷得慘白無色,什麼?唐知夏怎麼知道是她?

“不不,我冇有騙錢,這是她主動給我的。”宋姍說完,扔下錢就想從旁邊逃跑,可剛跑冇幾步,就被守在外麵的保鏢給一把拎起了。

“放開我,你們是誰啊!”

“我們是唐小姐的保鏢,宋姍,你逃不掉的。”

“唐知夏這個賤人她怎麼知道是我。”

“不許你辱罵唐小姐。”保鏢說完,不客氣的扔她在地上。

宋姍摔坐在地上,疼得她臉都黑了,她萬萬冇想到自己反而跳進了唐知夏的圈套裡。

宋姍也頓時明白為什麼唐知夏願意提價了,因為五百萬又是更大的數額,到時候判得刑期更重。

“唐知夏…”宋姍嘶吼一句,卻還是被當場扣押上了警車。

唐知夏是在化妝室裡接到保鏢的電話的,宋姍被抓了,一切按計劃完美進行。

唐知夏今晚訂婚,她的心情因此又更好了幾分。

“唐小姐,我們可以開始化妝了。”

“好的。”唐知夏此刻正在席九宸的彆墅裡,頂級的化妝團隊在服務於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