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頓時這位女富婆揚眉一笑,“哦!那我可就不敢搶了,他眼光可真好。”

席九宸的眼光當然好,因為這珠寶就是他的心上人設計的呢!

唐知夏看完了秀展,決定約李玫一起去喝杯咖啡,就在她將要起身之際,一位工作人員走過來朝她低聲道,“唐小姐,麻煩您到後台一趟。”

唐知夏有些驚訝,便挽著李玫一起去了後台了。

隻見剛纔那位經理微笑迎接她,“唐小姐,您好,我這邊有份禮物要交給你。”

“禮物?”唐知夏有些驚訝。

而李玫則看透一切似的。

就在這時,經理拿出了一個精緻的白盒,打開,裡麵陳放著的正是她的那條項鍊,唐知夏驚訝道,“這是我的作品呀!要送給我自己嗎?”

“是的!這是席九宸先生特彆交待的,他說這是要送給他最心愛的女人的禮物。”

唐知夏的臉微微一熱,但內心的驚喜更是無法言喻,不得不說,這個男人送驚喜的方式一直這麼好。

“知夏,席總交待我們要用最好的鑽石,也不是冇有理由的,因為他原本就打算送給你的。”李玫在一旁笑道。

唐知夏不由也笑了,是幸福甜蜜的笑容。

“那你是早就知道了?也不告訴我一聲。”

“我要是說了,那席總的驚喜不就冇有了嗎?我可不敢說。”

唐知夏看著自己的作品,她朝經理道,“麻煩送到我家吧!”

“好的!”

唐知夏留下地址之後就出來了,她不由還是想打個電話給某個男人。

“禮物收到了嗎?”那端低沉的男聲笑問而來。

“收到了,但你為什麼要送給我呀!”唐知夏反問。

“馬上就要訂婚了,你正缺一套珠寶,我覺得你的作品出現在訂婚宴那天,會特彆有意義。”

唐知夏竟無法反駁,她開心道,“嗯!好吧!”

“晚上見。”

“好!我正好逛街。”唐知夏今天的心情是一百分了。

離訂婚的時間也越來越近了,唐知夏這幾天也比較忙,光是晚禮服就挑了六套,其它的一些細節方麵的東西也挺多的。

最開心的就是席老太太了,她期待多年的事情終於要塵埃落定了,唐知夏要成為她的孫媳婦了。

晚上席宅提前開了三席,唐知夏也見到了許久不見的戰擎野,他最近又開拓其它國家的市場,忙得他直呼累。

“不過,我終於可以和你成為一家人了,從現在起,我就叫你大嫂。”戰擎野勾唇一笑道。

“你這樣叫,我直接被叫老了好幾歲。”唐知夏抿唇一笑,明明比他還小上兩歲呢!

“那行,彆嫁給我哥,嫁給我吧!”戰擎野壓低聲音道。

也不敢大聲開這種玩笑,怕被席九宸聽見抽他。

唐知夏捂嘴一笑,“說大聲點,讓你哥聽見。”

就在這時,戰擎野的肩膀上,一隻大掌突然拍來,席九宸眯眸盯過來,“你剛纔說什麼?”

“呃?我說什麼了嗎?我什麼也冇有說啊!”戰擎野猛朝唐知夏眨眼睛,暗示她不要揭穿他。

“冇說什麼啦!”唐知夏快要爆笑了。

席九宸隻得去招呼其它長輩了,戰擎野立即拍了拍胸膛,“你不知道我從小就怕我哥,他凶我的時候可嚴肅了,小時候,我要是惹事,他每次都替我出頭,我又佩服他。”

“真得嗎?和我說說他小時候的事情,他有冇有犯過錯?或者出過什麼糗事?”唐知夏立即打聽起來,格外的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