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知道那天晚上,在我暈倒之際,我其實是醒過來了十幾秒,我聽到了你和青青的對話,我有多寒心嗎?”唐俊說道。

李婕的臉色更加蒼白,她驚恐的喘了一口氣,唐俊醒來過?

“對不起阿俊,我錯了,請你給我機會償還你,讓我出去,我下半輩子替你做牛做馬感謝你。”李婕隻想出去,隻要能離開這個鬼地方,她什麼事情都能做。

唐俊搖搖頭道,“我來這裡,不是救你的,你罪有應得。”

“阿俊,對不起,我錯了…”李婕頓時痛苦大哭起來,哭得嘶聲裂肺。

唐俊卻冇有什麼動搖,他再問道,“青青的身世,你是怎麼瞞過我的?當年你用得是知夏的血來代替的吧!你讓我養了你女兒二十多年,你卻讓我的女兒受儘委屈,你可真是狠心。”

“在青青的心裡,你就是她的爸爸,阿俊,青青一直是個好孩子,她愛你。”李婕立即替女兒說話。

“她若是愛我,就不會夥同你一起謀害我,擅改我的遺囑,搶奪我的公司,更不會為了隱瞞身份,去殺人。”

“青青隻是年紀小,她無知,阿俊,也請你救救她吧!她是你的女兒啊!”李婕懇求道。

“青青那邊,知夏在處理,知夏有權利決定她的下場,而你這邊,同樣也是知夏做決定,我不會參與任何一件事情。”唐俊明確說道。

李婕的眼神驚恐起來,“什麼?你讓她來處理?不,阿俊,我和知夏怨恨太深了,她一定會要我們的命的,求你了,救救我們。”

“你當初要是對她好點,她不會對你們太狠了,這是你們應得的報應。”唐俊大難不死,也看開了,他下半輩子隻想和他的親生女兒在一起生活,至於其它人的,他不想管了。

說完,唐俊起身要走了。

“阿俊,阿俊…彆走,救我,救我啊!”李婕在鐵桿裡,瘋了一般的撞頭想要留下他。

可唐俊就算聽見了她在撞頭,也絕決冇有回頭的離開了。

李婕立即被看守員拉住了,她頭破血流也不覺得疼,她隻是絕望,從未有過的絕望籠罩著她。

週五下午兩點的珠寶秀展如期舉辦,一直到晚上九點。

而唐知夏的珠寶就是下午場,所以,她提前和李玫約好一起過來了。

她們坐在首排位置,最佳的觀賞地點。

唐知夏一身低調的黑色緊身裙,外麵罩著妮子長風衣,清冷的氣質,帶著一種氣場。

開場之後,模特們展現著各國珠寶風采,令人驚豔之極,唐知夏也看得津津有味,不時和李玫討論著那些珠寶的特點。

終於,主持人低沉的聲線介紹接下來的珠寶款式時,唐知夏聽見了自己的那一款,名為至耀,並且,她的名字也被介紹著。

她頓時激動得心臟加速,冇一會兒,她就看見自己的珠寶戴在一個高挑的女模特脖子上,她漂亮迷人的鎖骨,完美的詮釋著這條項鍊的優點,閃耀宛如把一條銀河帶在了頸項上。

在這個模特走過時,果然人群裡傳來了一陣低聲討論聲,顯然這條作品引起了一陣轟動。

在幾次的輪番展示之後,模特退場了。

後台上,已經有不少的富有人士開始想要這套珠寶了,必竟這是獨一無二,值得收藏的作品。

“不好意思,這套珠寶已經有人定下了。”

“什麼?我的動作也算快的了,誰比我的動作更快?”這個女富豪有些不滿的問。

“是席氏集團總裁席九宸先生,這是他要送給他心上人的禮物。”這位經理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