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知夏心想宋姍隻是想拿些話來氣她,她轉身就走了。

宋姍的目光怨恨強烈的目送她的身影,在燈光下,兩名保鏢護送,已經具備著富太太的氣場。

宋姍被保鏢扔到了席氏集團外麵的街道上,保鏢警告,“如果你敢再靠近席氏集團,我們將報警處理。”

宋姍還想著能來這裡找席九宸要一筆錢,可現在她連見席九宸麵的機會都冇有。

此刻,她臉上還留著五道指印,疼意令她耳朵都發麻。

“唐知夏,你這個賤人,你不會有好下場的。”宋姍對著席氏集團罵出聲。

宋姍罵了好一會兒,宛如一個神經失常的人,惹來四周人群的觀看。

宋姍扭頭把這些怨氣對著人群裡罵,“你們看什麼看,都給我滾。”

“天哪!她的臉好恐怖,這是整失敗了吧!”有一個女人故意大聲道。

“額頭都凹凸不平了,她怎麼還出來晃,也不怕嚇著人。”

“你們說什麼呢!”宋姍瞪向那兩個女孩。

“就說你怎麼了?”一個潑辣的女孩可不怕她。

“這是精神病院跑出來的吧!”另一個說道。

宋姍看四周的人都在指指點點,她才意識到自己有多失態,她忙捂著臉就走了。

當她走到一個反麵玻璃鏡麵前,她看著陽光下她的臉,那些她在浴室裡看到的缺點,都放大了十幾倍,連她自己都嚇得捂住了嘴。

原來她的臉在自然光下麵,已經根本不能看了嗎?

她後悔了,她真的後悔了,她以前那張臉,就算不夠美豔,但打扮起來,也耐看,甚至皮膚狀態也不錯,可現在,湊近了看她,她完全不像是一個正常人樣了。

“我要錢,我要錢做手術…”宋姍捂著臉,瘋狂地想要弄一筆錢。

她後悔當初拿著席九宸的卡,她隻圖享受,連一分錢都冇有帶出來,她要聰明點,她轉個幾百萬出來,席九宸也不會追查的。

緊接著,宋姍又想到了另一個恐怖的問題,如果那一天席九宸知道那一夜的女人不是她,而是唐知夏的話,他會追究她曾經花出去的那幾千萬嗎?

如果他追究的話,她要怎麼辦?

不,這個秘密一定要她死前嚥氣那一刻,才能說出來。

唐知夏來到席九宸的辦公室裡,現在唐氏集團有父親在打理,她倒是可以鬆懈一下了。

今天冇事過來席氏集團散散心,現在已經開學了,唐羽晨上學去了,她白天就很閒了。

“唐小姐,您稍等一下,席總還在開會。”

唐知夏笑了一下,“冇事,讓他開會吧!我去樓下轉轉。”

瑞寶閣已經搬進了席氏集團的一層樓層裡,她正好去找找以前的舊同事,而且她最近也是手癢的很呢!

瑞寶閣的辦公室裡,唐知夏一出現,幾乎所有員工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那些舊同事個個熱情之極。

“唐設計師,你來了。”

“唐設計師,你今天好漂亮呀!”

唐知夏微笑而過,一路走進了李玫的辦公室,李玫看到她,也是熱情起身歡迎。

她的稱呼可比彆人實在多了。

“老闆娘,你總算過來看望我了呀!”

唐知夏直接羞赫得捂嘴笑起來,“我還不是呢!”

“這不是早晚就會是的嗎?”李玫可是對她很有自信呢!

唐知夏不否認,她坐下來閒聊道,“最近公司怎麼樣?”

“已經擠到了不少的珠寶商家了,占據了市場不錯的份額,在席總的帶領下,瑞寶閣的業績能差嗎?”李玫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