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姍在車子剛剛停好之際,她就提著包過來了,可剛下車的保鏢突然伸手攔住了她,警告她,“小姐,請退後。”

“我是九宸的熟人,請讓開。”宋姍還有些理直氣壯道。

而就在這時,車門自動打開,從車裡優雅邁下來的人,並不是席九宸,赫然是唐知夏。

宋姍的臉猛地變了,她轉身就想走,可身後一句嘲弄傳來,“你還有臉來找九宸?”

宋姍猛吸一口氣,轉身瞪著唐知夏,“唐知夏,你連自己的親妹妹都送進了牢裡,你可真是心狠手辣,冷酷無情。”

宋姍說話的時候,發現唐知夏身上穿著高定款外套,手上提著限量牌包包,曾經宋姍拿著席九宸的錢,在上流社會見識了一番。

所以,唐知夏身上所穿的,她大概知道價格,這令她的心底湧上羨慕嫉妒恨。

“唐青青可不是我的妹妹,她是李婕和彆的男人生的,至於她的下場,那是她活該,自作自受。”唐知夏冷冷道。

宋姍還是震驚了,唐青青不是唐俊的親生女兒?這是唐知夏的手段,還是事實?

但宋姍今天是來找席九宸的,她並不想惹事道,“唐知夏,我找九宸,你管得著嗎?”

唐知夏渾身流露出高貴,目光更有一種威嚴,她一步一步走向宋姍,出聲警告,“我當然管得著,因為他是我的男人,你敢見他試試。”

這句話霸氣十足。

宋姍不由嚥了咽口水,什麼時候,唐知夏身上修煉出這麼威懾的氣質來了?

“唐知夏,你們還冇有訂婚,你還不是他的妻子,你冇資格乾涉我見她。”宋姍叫囂道。

“通知保安處,以後這張臉不許出現在席氏集團大廳,列入黑名單。”唐知夏朝身邊的保鏢通知一句。

“好的,唐小姐。”保鏢應聲。

宋姍氣得臉色羞紅了臉,惱怒道,“唐知夏,你彆欺人太甚,你要敢把我惹毛了,我現在就通知你兒子的父親過來認親,我要讓全世界知道你兒子的父親是一個肮臟的牛郎。”

宋姍大聲的威脅道。

唐知夏的眼眸沉了沉,她咬緊牙,一步一步逼向了宋姍,“你敢這麼做試試。”

“光腳的還怕穿鞋的嗎?我現在一無所有了,我什麼都不怕…我…”宋姍的話還冇有說完,唐知夏的手掌已經狠甩在她的臉上。

啪的一聲,格外脆響。

“你…唐知夏你竟然敢打我,我要告你…”宋姍氣得發瘋。

這時保鏢上前,護住了唐知夏,宛如一道堅實的牆麵。

唐知夏輕笑一句,“誰說我打了你的?有證據嗎?”

宋姍的臉色青白不定,牙都快要咬碎了。

“你們看見我打人了嗎?”唐知夏朝身邊的保鏢笑問一句。

“冇有,我們隻看見一隻瘋狗在吠,打擾了唐小姐的清靜。”保鏢說。

宋姍真的恨不得殺了唐知夏,胸口起伏之極。

唐知夏正好藉著燈光看見她臉上的異樣,宋姍這是急於想找席九宸給她錢去修補她的臉吧!

“把她轟出去,以後不許出現席氏集團。”唐知夏說完,也不想見宋姍那張臉了。

“唐知夏,你彆得意,我可告訴你,我手裡有一個大秘密,我這輩子都不會告訴你,那是關於你兒子身世的秘密,哈哈!我要等你快死的時候告訴你,到時候,我會讓你死不瞑目的。”宋姍在保鏢的控製下,發出了一陣狂笑。

唐知夏的腳步一頓,她回頭盯著宋姍,“什麼秘密?”

“你想我告訴你,你做夢吧!”宋姍咬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