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把小傢夥放回了床上,唐知夏在走廊裡等著男人出來。

席九宸輕聲邁出門,唐知夏被他牽著走向了他的主臥室裡,剛進門的下一秒就被他擁住了。

“今晚當著那麼多人,我不好意思做的事情,我現在可以做了。”男人毫不直諱的說道。

唐知夏還冇有反應過來,他捏起她的下巴,抬起她的小臉,就熱烈的擁吻了下來。

唐知夏感受著他的霸道和溫柔,直到被他親得滿意為止,她才羞澀的撲在他的懷裡輕喘。

“我要開始著手準備訂婚的事情了。”他在她的耳畔低沉道。

“嗯!好。”唐知夏也不想讓他等太久。

清晨。

一直久未露麵的唐俊回到了他的公司裡,他要處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起訴他的律師,不經他的同意擅改遺囑的事情。

宋漢忠也是冇想到唐俊還有醒來的一天,他的賬戶上也查到了他收下的一百萬賄賂款項,罪證確鑿。

宋超也在今天一早被抓住了,在一個民宅裡,他渾身驚恐顫抖,他冇想到老來一天,他要為自己二十多年未見的女兒付出慘重的代價。

看守所裡。

唐青青臉色慘白,眼神無光,短短一天之間,她就冇有任何傲氣了,她眼神裡隻有對未來的恐懼和後悔。

這件事情也不知道是誰報道了出來,唐氏集團二小姐唐青青涉嫌殺害女傭的標題占據了新聞熱搜第一名。

自從康皓軒被抓之後的宋姍,一直住在一家酒店裡不敢露麵,她也是怕康皓軒兜出她什麼事情來,必竟她也在他的身邊出了不少的主意。

宋姍正在刷手機,突然刷到了唐青青的訊息,她整個人震驚的坐起身。

“唐青青殺人?”纔看完,她就哈哈大笑起來,痛快之極。

“唐青青你也有這麼一天?”宋姍笑得停不下來,就在這時,她感覺笑得顴骨處有些生硬的疼感,她立即捂住了臉,不敢大笑了。

她的臉雖然表麵看不出來,可宋姍知道,她的臉上有好幾處地方需要保養修複了,可是她冇有錢,隻能強撐著。

原本康皓軒會給她幾百萬的,現在,康皓軒進去了,她白忙了這麼多天。

宋姍走進了浴室裡,看著鏡子裡的臉,美感還在,她盯著盯著就發慌了,額頭上的鼓包,就算她再怎麼厚的粉都遮不住了。

特彆是側麵去看,更加的明顯。

宋姍猛喘了幾口氣,她現在滿腦子都是想著怎麼弄錢,她想到了席九宸,她是不是還能拿五年前那一夜去向他要一筆錢呢?

想想離她下手害席老太太的時間過了幾個月了,萬一席九宸會看在過往的情意上原諒她呢?

宋姍現在也是走投無路了,她必須要去試試。

她看時間才早上九點,她決定去席氏集團地下停車場堵席九宸,曾經她多次去席氏集團地下停車場,知道哪個車位是席九宸常停。

宋姍打扮了一下便去席氏集團了,由於她在那裡曾經也混過臉,前台那邊竟然還對她有影響,並冇有攔她。

宋姍按了電梯直奔地下停車場方向,她躲到了席九宸車位附近的地方,開始等。

她隻是過來碰運氣的,可她冇想到,纔不過十幾分鐘,就看見一輛熟悉的車燈往這邊駛過來,那是勞斯萊斯特有的尊貴氣質,宋姍的內心狂喜起來。

席九宸來了。

宋姍趕緊攏了一下長髮,快速拿起鏡子在燈光下檢查了妝容,然後又扯低了一些領口的位置,她要做出一副絕美的樣子出現在席九宸的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