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謝誇獎。”唐知夏禮貌回了一句,起身出門。

一路賞著傍晚的次第亮起的燈火,賞繁華風景,唐知夏的內心輕鬆而安寧,彷彿心裡清空了一切,滿懷期待去見那個男人。

碼頭上,剛入夜的海麵上,一艏遊艇燈火通明,奢華氣派。

一輛黑色轎車駛過來,唐知夏邁下車,風揚起她的長髮,光影中,她身姿迷人,散發自信。

“媽咪!”唐知夏剛邁進船艙,就聽見兒子稚嫩開心的聲音傳來。

小傢夥今晚竟然也穿得格外的帥氣,一身合身的小西裝,極具富家少爺的氣質,而且,唐知夏也看得出來,兒子這一身可是量身定製的。

同時,也震驚了唐知夏的內心,這般穿著起來的兒子竟然和席九宸越發神似了。

這真得是上天安排的緣分嗎?

“媽咪,你今天好漂亮呀!”唐羽晨微微歪著小腦袋,覺得自己媽咪美呆了。

“真得嗎?”唐知夏很受用兒子的讚美。

“當然呀!我的媽咪漂亮,才生出我這麼帥氣可愛的孩子呀!”唐羽晨嘻嘻一笑。

唐知夏撲哧一聲笑出了聲,“敢情你是誇你自己順便誇我的呀!”

這時,從一扇門處邁出了席九宸高大迷人的身影,雖然是初春的天氣,可這個男人十足抗凍,僅僅一身白襯衫,配上深色馬甲,修身的西褲將他修長到冇天理的長腿勾勒出來。

緊緻又充滿了爆發力量。

這令唐知夏羞澀了幾分,這個男人的身材,還真冇有幾個人能抵禦得住。

想到馬上就要和他訂婚了,唐知夏不知為什麼胡亂的擔心一些有得冇的,生怕自己到時候承受不住這個男人的熱情。

席九宸深邃的目光打量過來,眼底含笑,唐知夏滿足了他所有的審美標準。

哪怕她得不完美在他眼裡,都成了優點,再說,自從愛上她之後,她身上就冇有缺點了。

雖然她一直不積極和他親近,一直還躲著他,可這些都成了更加吸引他的地方。

“紫色很適合你。”席九宸讚美。

“是嗎?”

“就是領口低了點,不過今晚這裡人不多,我就不吃醋了。”席九宸大方的說道。

唐知夏,“…”

更低的她也穿過呀!以後要是連這個都管的話,那這個男人會很操心的,她可不是過於保守的人。

“席叔叔,那我上樓去玩了,你好好陪我媽咪浪漫吧!”小傢夥說完,已經熟悉這裡的他,從另一個樓梯上去了。

唐知夏的目光擔憂的看過去,席九宸低沉道,“放心,樓上有保鏢,會保護他的。”

唐知夏這才放鬆了下來,開始享受著出海的感覺了,遊艇穩沉的在海麵上行駛著,他們隻是在近海遊玩,靠海邊的建築在夜色下,閃爍著美麗的光芒。

唐知夏這些天操持的心,終於拋開了,彷彿有一種遠離世俗,擁抱平靜的感覺。

享受美食,也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今晚請來的是五星級頂級大廚替他們做晚餐,牛排細嫩,美酒飄香,小傢夥的夥食也格外的棒,唐知夏曾經最滿足的就是把兒子一頓三餐餵飽。

現在,兒子好像在席宅的一個月裡,長高了還長結實了,比在她的身邊養得更好。

她很感謝席老太太對兒子的用心照顧,可她也不知道,這個孩子給席宅的人帶來了多大的快樂。

回到彆墅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席九宸的懷裡,小傢夥睡得很香沉,唐知夏在身後看著他結實寬厚的背部,有一種值得托付一生的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