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親情麵前,宋超還是起了惻隱之心,他多渴望唐青青能喊他一聲爸啊!

“好,我幫你,我幫你弄死她。”宋超咬牙道。

唐青青見他答應了,她眼底閃過笑意,“你真是我的好爸爸。”

宋超聽到這句喊聲,不由的樂得心裡開花,終於有人替她去送死了。

唐青青的權利,還是可以控製唐氏集團保安室的人,她立即打通了保安室報了自己的身份,吩咐那邊的保安,如果有一個叫劉梅花的女人上門找唐知夏,請第一時間通知她這邊,她會通知保安把這個女人領到附近的一個地方的。

保安見她是唐俊的二女兒,不敢怠慢,立即答應了。

唐青青為了攔截住劉嫂見唐知夏,她立即開車去唐氏集團附近尋找可以下手的地方,最終,她找到了唐氏集團旁邊一個廢棄的倉庫。

宋超第一次和女兒如此親近,令他很激動,他的女兒如此能乾,將來還是唐氏集團的繼承人。

他知道唐俊隻有兩個女兒,冇有兒子,所以,女兒一定有分到一半遺產的。

劉嫂在休整一下之後,她打算明天一早去找唐知夏的,她根本不知道唐青青設了一個陷阱給她。

席氏醫院裡。

席老太太都開心的過來看望唐俊了,帶著唐羽晨,小傢夥見到外公醒來,開心的陪在他的身邊,哪也不去了。

唐俊聽著自己昏迷的時候,唐知夏母子分離了這麼久,真是過意不去,他在今晚就勸唐知夏回去休息了,不要再擔心他了。

晚上九點,席九宸帶著唐知夏和小傢夥一起回彆墅。

回來洗個澡,已經是十一點多了,小傢夥的作息時間很好,十點半就上床睡著了。

反而兩個大人一時之間冇有睏意,唐知夏內心的那根神經鬆了,整個人都輕鬆起來了。

她打算出來大廳透透氣,就看見沙發上的男人交疊著修長的腿,正在敲擊著腿上放著的筆記本,燈光打在他的身上,散發著柔和光芒。

唐知夏一步一步走到他的身邊坐下,洗過澡的她一頭長髮披下來,身上套著一件粉色的睡衣,她撐著下巴盯著他的螢幕,是一份很長的英文郵件,還有很多商業述語她認得頭大。

席九宸的目光從螢幕麵前投向身邊的女人,從他這個角度看去,她的臉上那份幼態少女感十足,連肌膚都是粉嫩透光的,那張紅唇還有些俏皮的吐嘟著。

席九宸突然把電腦一合,就扔到了一旁。

“你還冇有寫完呢!”唐知夏眨了眨眼,是她打擾到他工作了嗎?

“比起工作,你更吸引我。”席九宸說完,長臂一攬,就把她往懷裡帶來。

唐知夏的內心湧上一抹甜蜜,貼在他堅實的胸膛上,也很享受。

“明天晚上,我的新遊艇到了,我帶你和晨晨一起出海玩一圈。”席九宸梳著她柔順的長髮道。

“好啊!”唐知夏也想要散散心。

“然後等爸的身體好點了,我們就訂婚。”席九宸很上心這件事情。

“嗯!”唐知夏也答應。

反正欠他一個訂婚就是了。

“真香。”席九宸撩了她一縷發在鼻間輕嗅,可他的目光卻灼灼的盯著她。

唐知夏不由覺得曖昧,連空氣裡都散發著微妙的氣息。

“我…來那個了。”唐知夏有些羞赫的稟報一句。

席九宸,“…”

撩錯了時間。

他不由撲哧一聲低沉笑問,“是不是冇來,就給我了?”

這台階下得也很優雅。

唐知夏仗著自己有保障,她彎唇一笑,“反正遲早都是你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