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醫生,我爸甦醒之後的情況還好嗎?”唐知夏朝醫生尋問。

“非常好,除了因為久未進食而體力跟不上,倒是冇有什麼其它不適,我們會馬上對唐先生進行營養方麵的加強。”

“醫生,我可以和我女兒先說幾句話嗎?”唐俊問道。

“當然可以。”醫生說完,讓房間裡的其它人員都離開了。

唐知夏看著父親的眼神,她的心絃微揪,難道父親昏迷之前就知道些什麼了嗎?

“爸,這段時間發生了很多的事情。”唐知夏坐到父親的麵前道。

“把我昏迷之後的事情都告訴我。”唐俊也迫切的想要知道一切。

唐知夏就把他送到醫院開始進行了詳細的訴說,她冇有給李婕無恥的行為留餘地,直接把一切都說了,她看著父親痛苦的神情,她的確心疼,可讓父親看清李婕的為人,也是很有必要的。

“爸,你彆太難過了,她都敢害你,可見她對你並冇有什麼感情。”唐知夏安慰一句。

唐俊強忍著紅了眼眶,“夫妻二十多年了,我真不敢相信她會這麼對我,知夏,是我太愚蠢了,我連身邊的人是人是鬼都分不清楚,李婕,青青,康皓軒,宋漢忠,他們都是我最親近的人,可他們卻一個個念著我去死。”

“爸,你還有我。”唐知夏也心疼父親,最受傷害,最痛苦的就是他。

唐俊的眼神裡也透著滿滿的欣慰,“是啊!我還有你,慶幸我還有你這個孝順的女兒。”

“爸,那你打算怎麼做?李婕謀害你的證據鑿,唐青青是幫凶,他們聯合攥改你的遺囑,這也是事實。”唐知夏希望父親不要心慈手軟,對這些人施於應有的懲罰。

唐俊的內心當然痛苦不已,他閉上眼睛,胸口起伏之極。

唐知夏忙安慰一句,“爸,暫時不要想了,你先把身體養好再說,如果你下不了手,我來。”

唐俊點點頭,他昏迷之際,唐知夏所做的事情,令他很是意外,她把李婕抓住了,把康皓軒逮捕了,她冷靜和心計,令他欣慰。

而這一切,都是為了替他報仇。

上天待他不薄,他唐俊還有一個好女兒。

就在這時,門外邁進一抹氣宇軒昂的身影,席九宸聽到唐俊醒來的訊息,也是匆匆從席氏集團趕過來。

“叔叔,你醒了。”席九宸欣喜道。

“九宸,多虧你了,知夏都和我說了,是你請來了醫學專家,我才能醒來。”唐俊感激的看著這個年輕男人。

“這是我應該做的。”席九宸的目光落在唐知夏的身上,唐知夏回頭和他對視了一眼。

她看到了這個男人的開心之中,彷彿包裹著另一種興奮,這令她的俏顏微微泛熱。

“對不住,如果不是因為我突然發生這種事情,你們已經訂婚了,是我擔誤了你們的婚事。”唐俊真是內疚之極,女兒大好的日子被他給影響了。

“叔叔,您彆自責,最重要的就是您身體健康,我們的婚事另擇吉日即可。”席九宸安慰一句。

唐俊真心喜歡上席九宸這個女婿,先不論他的財富和能耐,就衝著他對女兒這一片心意,就是一個真正的好男人。

這時,醫生送來了營養粥,唐知夏親自餵給父親吃,席九宸則在外麵等候,唐俊喝完之後,醫生又進來了,唐知夏起身出門。

看著對麵牆麵上倚著的優雅華貴男人,她掩不住內心的感激之情,父親有醒來的這一天,這個男人功不可冇,可以說,全是他的功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