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

唐知夏說完,看向在場的人道,“誰要敢背地裡通知康皓軒,我一定會追究到底。”

在場的人都繃緊了神經,康皓軒的下場,他們預料到了,誰還敢在這個時候與他同流合汙?

“唐小姐放心,我們都不會通知康總的。”其中一個年紀大的說道。

唐知夏點點頭,就在這時,席九宸邁進來,他的眼神告訴她,康皓軒的錢追回來了。

憑著席九宸社會人脈關係,這筆錢追回來隻是一句話的事情。

唐知夏也該著手準備,把康皓軒逮捕歸案的事情。

“我給你準備的律師已經過來的路上了,他們會準備材料。”席九宸把一切都給她處理好了,因為他比唐知夏更希望,康皓軒進去。

他的律師一個個都不是吃素的,康皓軒就等著在裡麵呆下半輩子吧!

唐知夏感激地摟住了他的腰,“謝謝你,我不知道該怎麼報答你。”

席九宸親吻在她的髮絲上,“這是我應該做的。”

他所做這一切,除了因為她,還是因為她母親因他而死這件事情,他在報恩於唐家。

唐知夏的內心卻泛起一個決定,這輩子,她會呆在他的身邊,不離不棄。

康皓軒此刻正和宋姍在公寓裡纏綿了,有了這筆錢,他馬上就可以帶著宋姍出國去逍遙了。

宋姍雖然不太喜歡出國,但康皓軒手裡有筆钜款,她就像是蒼蠅跟著食物一樣,不啃上一口,她是不會放棄的。

“皓軒,你真厲害,唐青青就等著跟著唐氏集團一起完蛋吧!”宋姍勾唇一笑道。

“唐青青這個傻女人,她這輩子都乾不成一件事情。”康皓軒也極度瞧不起唐青青這種腦子的人。

宋姍心裡更得意,她將用著唐知夏父親的錢去瀟灑,而她對此一無所知呢!

“我們先去海邊度假,好好享受一番人生。”康皓軒摟著她道。

“嗯,一切聽你的,我隻負責吃喝玩樂,逗你開心。”宋姍開心地說道。

“姍姍,你認識唐青青的姐姐唐知夏嗎?”康皓軒好奇地問,這是他內心很好奇的一件事情。

“唐知夏?”宋姍故意假裝回憶,“幾年前見過幾麵,怎麼了?”

康皓軒端詳著宋姍這張臉,彷彿在透著宋姍看著另一個女人,“我覺得你和她長得很像。”

宋姍內心閃過強烈怨恨,為什麼每一個見過唐知夏的男人,都會迷上她?席九宸是,康皓軒也是,而她永遠是代替品的位置。

“你該不會是因為我長得像她,你才喜歡我的吧!”宋姍假裝吃醋的彆開臉。

“怎麼會呢?這個唐知夏早就被其它男人玩爛了,我纔看不上眼。”

“她被誰玩爛了?”宋姍一愕,難道唐知夏有什麼她不知道的秘密?

康皓軒咬牙切齒道,“席九宸。”

“席九宸…他是不是席氏集團總裁?”宋姍裝出一副疑惑的表情。

康皓軒冷哼一句,“除了有幾個臭錢,他算什麼?”

宋姍看著康皓軒憤憤不平的臉,她的內心嘲弄,就憑康皓軒也敢說這大話?

在她心裡,一萬個康皓軒也敵不過一個席九宸。

但表麵上,她還是要滿臉愛意的看著他,“我纔不管席九宸是誰,我隻知道我愛你,還有,不準在我麵前提我像誰了,我不喜歡聽。”

“好好,不提了。”康皓軒摟著她,在他的心裡,他一直是把她當唐知夏的代替品的,因為宋姍這張臉,很多時候像極了唐知夏。

唐氏集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