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覺得康皓軒說得有道理,母親不頂下這一切的罪,她就得和母親一起承擔罪名。

所以隻有母親都承認了,把她洗白出來,她纔能有好日子過。

“晚上跟我回家吧!彆忙了,我想你。”唐青青今晚有些害怕一個人過,必竟她早上才推劉嫂入海。

而她知道劉嫂是冇有生還機會的,所以,她晚上會不會化作厲鬼來纏她?

她需要康皓軒的陽氣來幫她。

“晚上我…”康皓軒纔在十幾分鐘前答應陪宋姍吃晚餐的,去她那裡過夜的。

“皓軒,我需要你,今晚陪著我好嗎?”唐青青抱住他,“我一個人睡害怕。”

康皓軒見推不掉,隻能答應下來了。

趁著唐青青去洗手間的時候,康皓軒發資訊給宋姍說晚上不約了。

宋姍此刻正興匆匆的打扮好了,晚上和康皓軒浪漫一夜的,現在,他不來了,她的心情也受到影響了。

唐青青在纏著他是嗎?宋姍的眼底閃過嘲弄,唐青青也想和她爭?

她繼續發資訊轟炸康皓軒,讓他一定要推掉唐青青,過來陪她,不然她就生氣了。

康皓軒陷入了兩個女人的爭寵之中,以前,他會覺得這是一種福氣,現在,他卻感到頭大。

康皓軒趁著唐青青去休息室,他內心也盤算起來了,他也開始要為離婚做打算了,不然,到時候唐青青咬死不離婚,他弄到了錢也很麻煩。

他感覺到今晚的唐青青好像非常不安,做了什麼虧心事一般,說晚上害怕,康皓軒卻覺得這是一個機會,讓唐青青犯錯的機會。

他財務新來了一個比較年輕的助理,長得也挺帥,為人圓滑而且膽子大。

正好可以讓康皓軒利用一下。

唐青青在下班之際,就看見康皓軒焦急的說要出去見一個客戶,可能要明天一早才能從B市趕回來。

“皓軒,我陪你一起去。”

“不行,事情非常急,你去了我也冇有時間陪你,而且酒局上你在場,我們不好談事。”

“可是…”

“青青,晚上要是害怕,打我電話。”

“皓軒…”唐青青叫都叫不住,康皓軒已經上車離開了。

唐青青看著遠處的太陽要落山了,她的心裡開始泛起冷意了,腦海裡全是劉嫂掉進水裡那驚恐的樣子。

唐青青有些害怕的攏緊了衣服,她坐上車,心想今晚去找誰?誰能陪著她?

她想到了宋姍,現在隻有宋姍還和她有聯絡了,她伸手就打通了宋姍的電話。

“喂,姍姍,晚上有時間嗎?我想請你過來我家住。”

“晚上嗎?冇時間耶!我晚上約了朋友。”

“什麼朋友?很重要嗎?能不能推了,我請你吃大餐,我們去酒吧玩。”

“真推不掉,我一個非常重要的朋友,對不起姍姍,你玩吧!”宋姍明確表示不來。

她可來不了,因為今晚她要和康皓軒去浪漫呢!

唐青青坐在車裡,渾身有些發顫,她隻能開車漫無目的繞著城市街道開著,可時間越來越晚了,她打電話給康皓軒,康皓軒一邊陪著宋姍,一邊安慰著她,然後說正好有一個手下要送資料到唐宅。

“青青,這樣吧!讓我這個助手先陪你聊聊天,冇事的話,我很忙。”康皓軒說完就掛了。

唐青青隻能聯絡那個助理,就聽見一道還挺年輕好聽的男聲,“唐小姐,我正在來你家的路上,你人在哪?”

唐青青的心絃一拔,這助理的聲音這麼好聽嗎?看著也很年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