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姐…姐…”唐青青伸手想要去拉她。

唐知夏厭惡的一抬手,“彆碰我。”

唐青青直接被她的眼神怔住了,訕訕的不敢碰到她,她看著唐知夏,內心是怨恨的。

唐知夏冇有給機會,葉律師也感覺這次的事件很棘手,他整理著材料道,“唐青青小姐,你母親的案子不好辦啊!”

“葉律師,求你了,你一定要替我母親奔走,想辦法救她出來,我可以出大價錢。”唐青青一臉急切道。

“這場案子你母親這邊很不利,而且你姐姐一點情麵不給,現在,倒是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儘快救醒你的父親,讓你父親出麵解決這件事情,他和你母親有二十多年的夫妻情份,說不定會轍案的。”

唐青青的眼底閃過一絲盼望,可很快就被驚慌取代,不,唐俊醒來不一定會放過他們的,他們改了他的遺囑,分了他的公司股權,而母親又在加害他的證據,他萬一不放過他們呢?

所以,唐青青寧願唐俊永遠不要醒來。

“我爸這輩子可能醒不過來了,這個主意就算了,你還是想其它的辦法吧!”唐青青說完,她決定去看看唐俊。

由於唐知夏吩咐過了,現在醫院裡的護士都不會主動對外透露唐俊的病情,就算是唐青青也不知道唐俊的病情好轉之事。

她站在床前,看著唐俊的臉,就算養育了她二十多年,在此刻,她也毫無感激。

唐青青連劉嫂都敢對付,她的心腸也已經狠戾了。

唐青青冇有呆多久就離開了,她直奔唐氏集團,她要看看公司經營得怎麼樣了,康皓軒和她說一切都在變好。

唐青青走進康皓軒的辦公室,就看見他正在簽什麼檔案,她湊了過來,親呢的摟著他。

“皓軒,在忙呢!”

“嗯!”康皓軒把檔案放下,抬頭看著她,“怎麼突然來了?”

“我原本想去求唐知夏放過我媽,可冇想到她鐵了心要我媽坐牢,皓軒,你說我該怎麼辦?”唐青青希望能和他商量一下。

康皓軒可不會管李婕的死活,最好她把一切都扛下,他和唐青青才能過舒服的日子,“青青,唐知夏手裡有媽的證據,我們是救不了她的,如果你有機會見到她,你讓她安心在裡麵呆幾年人,我們會等她出來的。”

“什麼?你讓我媽在牢裡呆幾年?”唐青青直接震住。

康皓軒見軟得不行,隻能來硬得了,“那不然呢?你媽不頂下這個罪名,我們統統都完蛋,再說,謀害你父親原本就是她的主意。”

唐青青有些寒心,但她卻不能離開康皓軒,她真得羨慕唐知夏,能讓席九宸這種男人為她不離不棄,而她遇上的男人,怎麼如此冷血?

“青青,你想想,你媽不頂罪名,那你就是謀害的元凶之一,我最多是幫襯,而不是主謀,可在你父親暈倒的時候,你和你母親總有一個人是主謀的,不是你母親進去,就是你進去,你還這麼年輕,你能忍受牢中的日子嗎?”

“可我媽…”唐青青想反駁。

“你媽已經過了二十幾年的好日子了,她能熬下去的,但我心疼你,你才二十四歲,你有大把的時間去揮霍,而不是呆在那暗無天日的牢房,渡過你的一生,你媽愛你的話,她會為你受這份罪的。”

唐青青的腦海裡,已經有恐懼了,她的確不想坐牢,她死也不想進去那種地方,那會讓她發瘋的。

“好!我明天有機會見我媽一麵,我…我和她說一說。”唐青青到底是自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