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姍深呼吸一口氣,去檢視那些包塊,越看越氣,也有些膽戰心驚。

難道她的後遺症要出現了嗎?不,她現在冇有錢去修補和保養。

宋姍用了好一會兒,才用妝容勉強遮住了這些包塊,可她知道,如果再不去做保養,她將來臉上出現的問題會越來越多,當初她整容花費的項目接近兩百萬,有些項目三個月後就要去維護保養。

她當初有席九宸的黑卡,想怎麼花就怎麼花,她根本冇有料到自己會被席九宸無情趕出來的一天。

宋姍看著鏡中的自己,這張臉,真是讓她又恨又愛。

她更嫉妒唐知夏那張天然的臉,而她卻要膽戰心驚害怕隨時會失去這張臉。

一早唐知夏接到了一個電話,是警方那邊打來的,李婕的律師想要見她,唐知夏不太想見,因為李婕這件事情還不算完,她延誤了父親搶救這件事情,以及在父親的口中發現的藥片,都和李婕有關。

在收集這些證據之前,唐知夏還冇有想給李婕定最終的罪名,她這次也不會留情,就算是繼母的身份,也不能讓她手軟一分。

下午,李婕的律師聯絡了唐青青,唐青青直接帶著這個律師到醫院找唐知夏來了。

唐青青也急希望母親能出來,唐知夏不得不和他們直接麵對上。

會議室裡。

律師代表李婕的意思和唐知夏交談,唐青青坐在一旁旁聽。

“唐小姐,李婕女士是你的繼母,對你有養育之恩…”律師打算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的方式來勸說唐知夏。

可唐知夏還冇有聽他說話,就已經冷笑出聲了,“葉律師,在你勸說我之前,你應該打聽一下我這個繼母從小是如何對我的,不然,枉廢你這一番勸說了。”

葉律師不由扶了扶眼鏡,看了一眼唐青青,唐青青為了母親,不由低聲下氣了起來,“姐,我知道我媽以前行為有些過分,但看在我媽照顧爸爸這麼多年的情份上,和他們深厚的夫妻感情上,請你能不能放我媽出來,她年紀大了。”

唐知夏毫無動容道,“你現在嫌你媽年紀大,受不得苦,當年我年紀小,難道我就活該被她趕出我家?還有,你們五年前也這樣把我趕出去的,這筆賬我們還冇有算呢!”

唐青青不由嚥了咽口水,曾經她也冇想過自己母女會落難到這種地步啊!不然,也不會對唐知夏太過分了。

“唐小姐,也許你弄錯了,據李婕女士的說法,她隻是希望能救醒她的丈夫,而不是想要謀害她。”葉律師冷靜的說道。

“葉律師,證據在我手裡,那些藥物是救人的,還是害人的,醫院裡有最權威的鑒定證明,如果你對此有什麼疑問的話,我可以告訴你那些藥物的名稱,你可以去尋問一下專家!如果你想洗脫她的罪名,還是請你勸她伏法認罪更快一些。”唐知夏冷冷的反駁。

唐青青在一旁聽得有些冷汗直冒,以前的唐知夏雖然不好惹,但現在,她更發現惹不起了。

“姐,求求你了,看在我媽照顧我爸這麼多年的份上,請你放過她吧!你要什麼我都答應你好嗎?我代替我媽向你道歉,隻要你放過她,以後我們一定會感激你的。”唐青青已經放下一切身份了,隻要母親出來,她可以低聲下氣的去求唐知夏。

可對唐知夏來說,哪怕唐青青跪下來求她,都冇有意義,她淡淡道,“我很忙,我要照顧我爸,你們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