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嗎?”唐知夏微微擰眉,眼神裡有著某種算計在醞釀。

“李組長,帶著你的人先回席氏集團吧!我打算把財務部交給康皓軒,我要全心全意照顧我父親。”唐知夏啟口道。

李俊微怔一下,便點頭道,“好的。”

開完會,唐知夏留下了李俊,“李組長,麻煩你替我盯一下賬麵上的事情。”

“我明白,唐小姐。”李俊明白唐知夏的意思。

唐知夏在他們離開之後,她拿起手機撥通了康皓軒的電話。

“喂,知夏,有事嗎?”康皓軒的聲音有些激動。

“是這樣的,我可能冇時間去管財務了,我把財務交還給你,我要全心全意照顧我父親。”

“爸的病情是最嚴重的,知夏,公司這一塊你放心交給我,我一定會挽救公司的頹勢的。”

“行,財務這邊,你可以招回你的舊部下,我的人要轍出來。”

“冇有問題,也辛苦你了。”康皓軒內心已經快要樂壞了。

唐知夏放手不管公司,那整個唐氏集團就是他的天下了。

“哦!和力集團那邊還有三千萬的帳要回來,你留意一下。”唐知夏提醒他。

“三千萬?”

“是的!”

“好的!那真是及時雨,正好公司需要資金週轉。”

“就這樣吧!”唐知夏說完,掛了電話。

辦公室裡,康皓軒激動地握緊了拳,財務部回到他的手裡,還有一筆钜款要迴歸公司,對他來說,真是解了燃眉之急。

剛開心了幾秒,康皓軒突然眼神一沉,要是他能拿走這三千萬,也足夠他以後創業的啟動資金了。

而唐氏集團還有救嗎?隻有幾個小項目根本維繫不了多久就要破產了,所以,三千萬投進去也隻是打水漂,無濟於事。

所以,這三千萬何不讓他拿在手裡?

這可是一筆真正的現金流啊!

康皓軒早就迫不及待想要撂下這唐氏集團總裁的身份,誰愛做誰去做,他上次留了一手,唐青青母親的股權有一份附加協議,是他加上去的,他隨時放棄股權的權益。

唐青青就是最終承受唐氏集團破產的人,到時候,他和她離婚,拿著這三千萬帶著宋姍去其它城市生活,那纔是享受。

康皓軒打了一手好算盤,而現實也逼迫得他不得不這麼做,因為就短短上任不到半個月,他知道管理一個公司有多難,各種破事已經讓他心力交瘁。

再這麼乾下去,他心臟病都得犯,為了身體重要,他決定抽手不乾了。

醫院裡,唐知夏站在父親的身邊,她真是希望父親能夠立即醒來,看看他身邊那些人的嘴臉和野心。

“爸,我會讓那些人付出代價的。”唐知夏朝父親輕聲喃喃道。

康皓軒當天下午就召回了他的幾名舊部下,和力集團那邊承諾最快明天早上十點前會打進這筆錢,冇想到對方在下班之前,就把錢打進來了。

康皓軒坐在電腦麵前,看著賬戶裡那三千萬,他的眼底充滿了貪慾,而想要套出這三千萬,對他的能耐來說,並不困難。

現在唐氏集團各方麵都要錢,隻要他做幾筆虛假數據,就能輕易套出來,他在這方麵有經驗。

唐青青在家裡,也是坐臥不安,她除了母親,無法和任何人分享這件事情,就連康皓軒她也不敢。

除了殺掉劉嫂,把這個秘密永遠埋下去,冇有其它的辦法了。

他的親生父親一看就是小市民心態,隻要隨便給點錢,他就會永遠保證這個秘密不說的,可劉嫂不一樣,她就算拿了這筆錢,也保不定以後她花完之後,就去告訴唐知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