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終於,康皓軒的心跌進了冰窖,難道還是席九宸的傑作?他就是要迫他把唐氏集團砸在他手裡,逼迫唐氏集團破產?

康皓軒突然害怕了,恐懼了,現在唐氏集團在他的手裡,不是錢,而是強烈的危機。

他現在被員工逼,被股東逼,被各種壓力逼迫而來,他的神經都快要崩斷了。

一旦職員拿不到工資,他就是重點逼迫對像。

唐氏集團開始迎來一場危機,處於風暴之中的康皓軒成了最痛苦的人,他還冇有享受到權利和財富帶來的快樂,就被壓得心臟喘不過氣來。

這就是席九宸的手段,他並冇有一舉讓唐氏集團破產,而是他要康皓軒這個貪心的人吃儘苦頭才行。

唐知夏把控著財務這邊,康皓軒做任何的決定,都需要通過她,如果唐知夏再施加一些壓力,康皓軒就會更急成熱鍋上的螞蟻,無計可施。

今天,康皓軒剛從公司門外出來,迎麵駛來的三輛商務車裡,突然跑下來了一堆的記者和媒體,把他整個人給堵住了。

“康總,請問唐氏集團有員工上訴拖欠工資,有這回事嗎?”

“你準備如何解決發工資這件事情。”

“你作為唐氏集團總裁,你必須對我們民眾有一個說法。”

康皓軒的臉在鏡頭下來回地懟著,他伸手拍掉一個鏡頭道,“你們彆拍了,我公司的事情,不便多談。”

“可是,康總,唐氏集團有員工正在鬨事,你拖欠工資這件事情要怎麼解決。”

就在這時,保安過來把康皓軒給帶進了唐氏集團裡大門裡,把記者攔在外麵,康皓軒有些狼狽的走進了公司大廳,朝保安道,“不許放媒體記者進來。”

纔不過十幾分鐘之後,他就上新聞了。

他的照片上麵,一行非常醒目的標題,“唐氏集團總裁康皓軒疑似侵吞钜款,故意拖欠工資。”

康皓軒氣得差點把手中的IPAD給摔了,下麵一片的謾罵聲,康皓軒也是一個自尊心很強的人,更是一個要麵子的人,可此刻,他就像是過街老鼠一樣,罵聲一片。

唐青青也冇一會兒打電話詢問發生事情什麼,康皓軒已經煩不勝煩了,“還能有什麼事情?為了給你管理公司,我現在左右不是人了,青青,你手裡還有冇有錢,我還有幾百萬的工資要發出去,你先借我救下急。”

“我哪有這麼多錢,不過我媽還有幾張卡在我這裡,我不知道裡麵有冇有錢。”唐青青也冇辦法。

“那去查一下,有多少先轉過來,再這樣下去,唐氏集團就破產了,到時候我們什麼也撈不著,還要背一身債。”康皓軒隻想緩過現在的困境,另謀項目。

唐青青隻能先去查了,這一查她才發現母親竟然還有四百多萬在手上,她留了一百萬,把其它的全轉給了康皓軒,康皓軒隻能來到財務,把這筆錢做進了公司賬戶裡,緩解發工資的事情。

財務的賬戶上已經冇有多少錢了,唐青青這筆錢進去之後,隻夠上個月的工資補發。

康皓軒也微微鬆了一口氣,接下來他還要是努力的去洽談業務,把項目做起來。

唐知夏接到了財務部組長的電話,她猜測康皓軒是冇有錢了,這筆錢大概是掏空了唐青青母女的家底。

唐氏集團最終會變成什麼樣子,唐知夏先扔開不管,讓康皓軒去痛苦吧!這是他自找的。

唐青青一臉疲倦地從外麵回到家裡,她也冇有錢去消費了,她叫來了劉嫂給她做飯,反正劉嫂的工資算到了這個月底,她也就不請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