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

唐知夏的嘴角輕勾,如果她用凍結康皓軒所有銀行卡,看她還笑得出來嗎?

財務查出得那筆帳單確定是康皓軒挪用了公款,就憑著這一點,唐知夏就有權凍結康皓軒所有名下銀行卡,進行審查,在這期間,康皓軒的錢是花不出去的。

唐知夏出來外麵,撥通了一通財務部負責人的電話,讓他們開始準備這件事情,財務那邊將最快在下午就能搞定一切程式,凍結康皓軒的銀行卡。

康皓軒此刻正在康氏集團開會,因為席九宸突然讓他丟失了好幾個客戶,他需要重新去找新得客戶源,倒是挺忙的。

唐青青冇一會兒就過來了,她今天的心不在焉,她滿腦子都是早上看見了的那個男人,那張臉令她討厭又瞧不起,可恨得是,那個男人竟然是她的親生父親。

“青青,怎麼了?昨晚冇有睡好嗎?”康皓軒關心一句。

“你昨晚真得在談客戶嗎?怎麼一早就回來了?”唐青青半信半疑的問一句。

“我一早就趕回來開會了,你冇看到我眼睛都是紅的嗎?”康皓軒不由裝著可憐道。

唐青青果然信了,還心疼的摟著他道,“對不起,我不該懷疑你,你為了公司已經夠辛苦了。”

“冇事!為了你,我什麼苦都能吃,誰讓你是我老婆呢?”康皓軒還不忘表達愛意。

唐青青也心裡開心了幾分,她想,隻要她的身世秘密一直隱瞞下去,就不會出問題。

如果一旦讓唐知夏知道了,那整個唐氏集團都得回到她的手裡。

下午三點,康皓軒忙得焦頭爛額,唐青青卻因為不懂公司事情,她隻能出來閒逛,她想到好久沒有聯絡宋姍了,她直接就打電話給她了。

宋姍也是閒的,兩個人約在一起見麵了。

咖啡廳裡,唐青青看著宋姍氣色不錯,而且身上又穿起了品牌衣服,拎著一個新包,她笑問,“看來你最近過得不錯嘛!是不是傍上大款了?”

宋姍的眼神心虛的移了一下,“不是啊!就是有個人對我不錯。”

唐青青看著她那張整容成功的的臉,不得不說,曾經宋姍是砸錢下去的,整得效果還是不錯的。

隻是誰也不知道宋姍為此付出的代價,她現在失去了嗅覺和味覺,令她的生活困攏不堪,可生活還得繼續,她隻能再康皓軒身上撈些錢去治療。

“你化起妝來,還真有幾分唐知夏的影子。”唐青青說道。

宋姍的眼底閃過不悅,“誰說我一定要像她的?我現在隻想做我自己。”

唐青青噎了一下,她明顯感覺宋姍就是在各方麵學唐知夏,連妝也是故意化成了她那樣的清淡妝容,可她卻睜著眼睛說瞎話。

“現在唐知夏怎麼樣了?你爸又怎麼樣了?”宋姍尋問道。

唐青青不由驚訝的問,“你怎麼知道我爸的事情?我什麼時候和你說過嗎?”

宋姍嚇得臉色微微一白,她忙道,“你冇說嗎?那我是從哪裡聽到的?哦上次我去你家找你了,不小心聽見誰說的,我忘了。”

唐青青也冇有多想,歎了一口氣道,“我爸昏迷不醒,而我媽也…也被唐知夏那賤人設計陷害被關進去了。”

宋姍故意假裝震驚,“什麼?唐知夏對你媽做什麼了?”

“她說我爸昏迷不醒是我媽乾的,她根本在胡說。”唐青青咬牙道。

宋姍的內心冷笑,不就是你們一起乾的嗎?還說得這麼理直氣壯。

“唐知夏果然心機惡毒,我們都不是她的對手,你以後要小心她。”宋姍安慰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