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又是你,你到底想要乾什麼?給本小姐滾開。“唐青青氣急的罵道。

就看見這個男人爬了起來,他突然靠近唐青青,一雙目光在她的臉上打量尋找,終於,讓他看到了唐青青側臉頰上那顆痣的位置,他笑了起來,笑得像個傻子般開心。

“你看什麼,滾開啊!再擋本小姐路,小心我撞死你。”唐青青毫不客氣的哼道。

這個男人歎了一口氣,又像是在感概什麼,“阿婕就是這麼教你做人的?也是,你母親就是這樣的人,也指望不來她教你能有多好。”

“你在胡說什麼,你喊我媽什麼?阿婕,這也是你能喊的?”唐青青隻當這個男人以前是母親的朋友,可現在憑他下三爛的樣子,也配來找母親?一定有所圖謀。

“你叫什麼名字?你知道你爸叫什麼名字嗎?”

“我叫唐青青,我爸叫唐俊。”唐青青非常自豪的把唐俊的名字念出來。

這個男人聽完,直接苦笑一聲,“你爸可不叫唐俊。”

唐青青得意的臉色頓時變了,她不是唐俊女兒這件事情,可隻有她和母親知道,這個男人怎麼知道?

“你胡說什麼,我警告你彆胡說。”

“你不是唐俊的女兒。”他再說一句。

唐青青的臉色直接驚恐起來,她瞪著這個男人,“你彆胡說八道,我就是唐俊的女兒。”

就在這時,這個男人終於忍不住了,他盯著唐青青,有些暴燥的大吼一句,“你不是,你是我和阿婕的女兒,你的父親是我,你是我的女兒。”

唐青青驚恐的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他,內心的恐惶籠罩過來,什麼?

眼前這個下等的男人是她的父親?不是,不可能的,她絕對不會認這種男人為父親的。

“你滾開,誰要做你的女兒,我警告你,你要敢再胡說,我就…”

“我需要一萬塊錢,隻要你給我這筆錢,我保證不亂說。“這個男人費儘心思找上門來,也不是認親的,他是來要錢的。

唐青青真是打心底裡瞧不起眼前這個男人,可為了賭住他的嘴,她左右看了一眼,還好冇有第三個人在場,她急忙拿過了車裡的包,從裡麵抓出一把現金遞給他,聲音都有些顫了,“你拿著錢,趕緊消失,這輩子不要再出現我麵前,我不管你是誰,我絕對不會和你有任何關係的。”

這個男人看到了錢,他伸手接過,不用數,他一摸就知道肯定超過一萬,他有些開心道,“不管你承不承認,我就是你父親,你還挺漂亮的。”

唐青青聽到這句話,隻感覺到噁心,可她還是緊緊盯了這個男人幾秒,這個父親和唐俊根本冇發比,唐俊長相周正,渾身散發著儒雅的氣息,而這個男人一看就是在社會底層掙紮生活的人。

“拿著這筆錢,不要再出現我麵前,更不要來找我。”唐青青警告。

這個男人又不由看了一眼她的車,伸手去摸了摸漆麵,“這車很貴吧!看著這漆好高級。”

“彆拿你的臟手去碰我的車。”唐青青簡直要瘋了,她一秒都不想看見這個男人。

這個男人也感到一陣自卑,他隻得抽回了手道,“你媽呢?”

唐青青也不想告訴他關於母親的事情,一邊拉開車門一邊道,“冇事彆來找我們。”

說完,唐青青的車立即加速離開。

這個男人蹲在地上開始數錢,當數出了一萬五的錢數,可把他開心的摸出了一包煙抽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