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青青回到沙發上,心情被外麵那個男人影響得更加惡劣了,她朝劉嫂道,“以後看到這個男人就不要理他,把他哄走。”

“小姐,他認識太太,會不會是太太的朋友啊!”

“我媽怎麼可能會有這麼窮的朋友,這個人一看就是叫花子,想來我家乞討。”唐青青毫無口德的罵道。

劉嫂在這個家裡,也養成了一種高人一等的心性,她點點頭,“是啊!太太怎麼可能和這種人做朋友?”

唐青青撥通了康皓軒的電話,那端康皓軒接聽了,“喂,青青。”

“你在哪?”

“我在見客戶。”

“什麼時候回家?”

“晚點就回。”

“那回來吧!我一個人太無聊了。”唐青青渴望著康皓軒回到這個家來。

可她不知道,此刻康皓軒正坐在咖啡廳裡,他的懷裡,宋姍一臉嬌媚的看著他接電話,還有些故意在他的胸膛上噌了噌。

掛了電話,康皓軒低頭看宋姍,“晚上我得回去陪她。”

宋姍有些不捨的抱著他,“我不想你走,我想你晚上陪我睡。”

“乖,等我從唐氏集團拿到錢,我立即和她離婚,再忍耐一下。”康皓軒安慰著她。

宋姍這才嘟了一下嘴,“好吧!”

唐知夏今天冇有去公司,她下午回了一趟唐宅把兒子接出來散散心,走在公園裡,她的身後幾名保鏢在守護著他們母子的安全。

“媽咪!外公什麼時候能醒來。”唐羽晨彷彿知道點什麼了,他的大眼睛裡湧上了一絲悲傷。

“外公生病了,需要一些時間才能醒來,我們再等等他好嗎?”

唐羽晨眨了眨眼,他也是因為懂事了,所以,在席宅裡,他非常的乖。

席九宸時常會把他帶在身邊,去席氏集團或者出來逛商場。

“晨晨,媽咪最近會有些忙。”

“媽咪,冇事的,你忙吧!我會乖乖的。”唐羽晨懂事的說,而且在席宅,他被照顧得很好,席家太奶奶對他就像自家曾孫兒一樣。

“媽咪,我上次去看了席叔叔的相冊,你猜我和他有多像?”唐羽晨神秘的問。

“很像是嗎?“

“嗯,非常像呢!簡直一模一樣,我看著席叔叔小時候的照片,就像是在看我自己一樣呢。”

唐知夏內心暗歎,竟然還有這樣的緣分。

公園散完了步,保鏢帶著小傢夥回席宅,唐知夏則回了醫院,剛到樓下,她的手機就響了,她伸手接起,“喂!”

“唐小姐,我們追查到康皓軒那筆外挪資金買了一套小型公寓。”財務部那邊彙報過來。

“好,記錄下來,繼續查。”唐知夏吩咐一句。

唐知夏剛走進大廳,就看見席九宸在幾個醫生的陪伴下走進來,她扭頭看著這個男人渾身散發著領導者的風采,和大廳裡向的女人一樣,站在一旁欣賞了起來。

席九宸深邃的目光鎖著她,低沉和身邊的老者說了一句話,便朝她過來了。

唐知夏微微側著腦袋打量著他,席九宸眯眸問,“在看什麼?”

“發現你真得挺帥的。”唐知夏讚美道。

席九宸內心受用,但還是有些好氣道,“現在才發現?”

唐知夏不由輕笑起來,“剛纔那位醫生我冇有見過,是新請來的嗎?”

“嗯!專門從其它醫院請來的腦科專家和心臟科專家,希望能對你爸的病情起到作用。”

站在一旁的楚皓趁機說道,“唐小姐,席總為了請這幾位專家,可是費心費力,親自過去懇請他們過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