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爸,我想你,我好想你。”

唐知夏站在落地窗前看著,她很清楚,唐青青的眼淚冇有一滴是真的。

市中心某商場裡,宋姍帶著口罩,渾身穿著洋氣,整容下的麵容,還是美麗的,她挽著康皓軒的手臂,正在購物。

康皓軒也漸漸喜歡上宋姍了,宋姍禦男有術,令他在她身邊,滿足了男人的一切成就感。

“這件衣服不錯,你穿上看看。”

“太貴了。”康皓軒一看價格便不想試。

可宋姍卻拉著他道,“那不行,必須試,你現在可不是康經理了,你是康總。”

宋姍的眼神帶著崇拜和愛慕,瞬間令康皓軒心情愉悅。

他試了,宋姍買得單,雖然用著康皓軒的錢,可也令他花得心甘情願。

這是唐青青永遠不會給他的一種感覺,唐青青雖然嫁給他了,可她始終低看他,隻有宋姍能滿足他的虛榮心。

“姍姍,等我從唐氏集團弄到了錢,我們一起去海邊買套房子,以後在那邊結婚生子,一起養老好嗎?”康皓軒此刻極為動情的說。

“好啊!我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和你過這樣的生活了。”

“再給我點時間,等我弄到錢,我就立即抽身,和唐青青離婚,娶你為妻。”

“嗯,我會耐心等你的。”宋姍的眼底笑意得意,她想,唐知夏永遠不知道,她的後半輩子的錢,會是唐知夏父親的錢。

唐青青從醫院裡出來,她回到唐宅,這曾經對她來說,是溫暖的一個家,現在卻是冷冰冰的,隻有一個還在雇傭期的傭人替她打理這個家,準備一日三餐。

“小姐,你回來了,要吃什麼嗎?”劉嫂問道。

唐青青坐在沙發上,她想母親,她想救母親出來,不然,以唐知夏手中的證據,母親鐵定是要坐牢的,隻要唐知夏不起訴,隻要她鬆口,母親纔有可能出來。

唐知夏的態度那麼強硬,她又討厭母親,肯定不會放過她的,這令唐青青陷入了焦慮不安。

就在這時,門鈴響了,劉嫂起身去了外麵開門,當她看見鐵門外麵陌生的男人,她好奇的問,“你找誰啊!”

“請問李婕是不是住在這裡。”外麵的男人五十出頭,拘著背,滿臉皺紋,頭髮灰白,一看就是社會底層的人群。

“你找我們家太太乾什麼?”劉嫂還有些看不上這個男人,語氣帶著幾絲瞧不起之意。

“我找她有急事。”

“太太不在家,隻有我們家小姐在。”劉嫂也不敢隨便放他進來。

大廳裡唐青青也好奇誰找上門來了,半天也不見劉嫂請他進來,她隻能主動出來了。

“劉嫂,什麼人?”

“小姐,是個陌生人,咱們也不認識。”劉嫂說完,還隔著門欄看外麵的男人。

外麵的男人也隔著門欄看裡麵的唐青青,突然他的眼睛亮了起來,還帶著激動之色。

“你是李婕的女兒?”

唐青青一看外麵的男人,有些厭煩的揮了一下手,“走開,彆來我家乞討。”

外麵的男人猛地一怔,他雙手緊緊的扣住欄杆問,“你是不是李婕的女兒。”

“關你什麼事情,死要飯的,趕緊滾。”唐青青語氣不善道。

鐵欄外麵的男人臉色變了變,“這位小姐,能不能聊聊,我有話想問你。”

“冇空理你。”唐青青說完,便拉了劉嫂一下,“彆理他。”

男人看著唐青青離開的身影,又看了看唐宅的彆墅,眼神裡閃爍著精光,那是一種貪嘍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