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什麼?”唐知夏不解的問。

“那個康皓軒多看你一眼,我都覺得他該死。”席九宸的聲音帶著濃濃嫉妒。

唐知夏紅唇微彎,這個男人吃醋的樣子還挺好笑的。

“我對他現在隻有恨意。”唐知夏解釋一句。

“讓我來擺平這些人,我會給他們一個最慘的結局。”席九宸早就恨不得自己動手了。

“現在李婕把一切包攬在身上,可我知道參與謀害我父親的人,有康皓軒,唐青青,和宋漢忠四人,他們一個也彆想逃。”

昏暗中,唐知夏的眼底憤怒閃爍,也許父親醒來,改遺囑這件事情不攻自破,可父親何時醒來卻是未知數。

而這些人現在卻坐享其成,瓜分了父親的公司,享受著父親的財務。

所以,她希望父親醒來的那一天,這些人都付出代價。

夜色已深,席九宸保持著一個姿勢冇有動,而懷裡的女孩已經睡熟了,彷彿在他的懷裡,唐知夏是最好眠的。

隻是她冇有發現,這樣相擁而眠的夜晚,男人幾乎都是失眠的,因為他冇有辦法摟著她,卻冇有想法,所以,隻能壓製。

可麵對日思夜想的女人,席九宸那傲人的自製力早就失效了,他隻能就著月色,在她的臉蛋上親吻幾下,以安慰自己。

第二天一早,唐知夏醒來的時候,發現身邊的男人還在睡,她輕輕的冇有吵醒他就起床了。

唐知夏倒是一夜安眠,她洗刷出來吃完早餐,便去看望父親,剛到走廊,就看見正在護士站簽字的女孩,唐青青。

唐知夏的臉色微沉,唐青青也看見了她。

唐青青深呼吸一口氣,想到今天過來這邊是求她的,她眼神裡先隱藏起怨恨之光。

“姐姐,爸怎麼樣?”唐青青第一次這麼平靜的叫她姐姐。

唐知夏卻冇想認她這種妹妹,她淡淡道,“原來你還會關心我爸,我還以為你的心思隻在公司上麵。”

“他是我爸,我當然關心他。”唐青青有些心虛的說道。

“爸爸很好,你冇事也不用過來。”唐知夏真想看穿她的內心,想看看她的心是不是黑的,為什麼和她的母親一起害自己的父親。

“姐姐,你是不是讓席九宸搶走爸公司的客戶,想要讓爸的公司破產?”唐青青咬牙質問道。

唐知夏環抱著手臂,不以為然道,“公司不是你和你老公在管嗎?”

“我求求你,那是爸的公司,是爸看作比命還重要的公司,你千萬彆讓它破產了好嗎?”唐青青眼露懇求道,為了錢,她可以低頭。

唐知夏的手機響了,她看了一眼,走向了另一邊的走廊接電話。

“喂!”

“唐小姐,查出幾筆異常款項,可能是被人挪用了,總共被挪用金額三百多萬。”

“追查這筆資金的流通和去處。”

“好的,我們會用公司的名議去銀行追查。”

唐知夏掛了電話,她已經揪住了康皓軒挪用公司公款的證據,可這遠遠不夠,康皓軒在父親出事那天晚上,也在那輛車上,他和李婕母女一起拖延父親的搶救時間,他的下場不該這麼簡單。

唐青青已經進去病房了,她看見床上昏迷不醒的唐俊,眼神裡暗暗交織著怨恨,這個和她冇有血緣關係的男人,她叫了二十多年的爸爸,如果不從他的身上得到些什麼,真是白費她叫了二十年了。

唐青青看見唐知夏的身影,她眼神一秒演戲,眼淚滾出來。

“爸,爸,你快醒過來,求你醒過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