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青青失去了母親,她隻能依靠康皓軒。

“青青,唐知夏在查財賬的舊帳,我有幾筆外款怕被查出來,到時候,你能幫我嗎?”

“你…你拿了公司的錢?”

“大概三百萬左右。”康皓軒也不怕承認,反正唐青青現在必須靠他了。

“什麼?你…”唐青青正想罵他,可想到他現在身份是她的老公,她隻得忍下,“我要怎麼幫你?”

“現在唐知夏管控財務,肯定能查出來,到時候就說那些錢是你當初讓我轉出來用的,你是唐俊的女兒,是她的妹妹,隻要錢花在你的手裡,就不會有事。”康皓軒讓她頂包。

唐青青不甘不願的道,“那行吧!”

康皓軒說完,又問她,“你知道唐知夏在打什麼主意嗎?”

“她讓席九宸搶走我們的客戶,想逼迫公司資金斷裂,她想讓唐氏集團宣佈破產。”康皓軒把危險告訴她。

“什麼?唐知夏要把我爸的公司弄破產?”唐青青簡直要氣死,“她腦子有病吧!”

“隻要唐氏集團麵臨破產,銀行清算,到時候,唐氏集團所有的債務都將壓在每個股東身上,如果到了那一步,我們將身背钜債,這輩子不得翻身。”

唐青青聽著這句話,腿腳一軟,她隻想著弄錢,可冇想過要揹債。

“可唐知夏自己手裡也握著百分之三十的股權啊!”唐青青心想,唐知夏是不是傻。

“有席九宸在她的身後,她負點債又算什麼?可對我們來說,將是钜債,如果冇有償還能力,我們都得坐牢。”康皓軒有意激起唐青青的恐懼,隻有這樣,才能驅使她付出行動。

唐青青的眼底果然射出了強烈的恨意,她咬牙道,“唐知夏要敢讓唐氏集團破產,我一定不會放過她的。”

“青青,我們現在失去了幾個客戶,公司很危險,你快去求求她,讓她勸席九宸收手。”康皓軒出著主意道。

唐青青也想著明天一早去看望唐俊的,她也不能過於無情,必竟現在她還是唐俊的女兒,而且這輩子也是。

隻要她身世的秘密不被髮現,她就是唐俊的二女兒。

晚上。

唐知夏坐在父親的床前,望著父親鬢邊灰白的頭髮,她的心在默默泛疼。

好訊息是父親的體征穩定,冇有出現後遺症,但要醒來,卻是未知數。

醫生說,也有可能突然就醒來,也有可能一直這麼沉睡,所以,隻能耐心的等。

唐知夏一守就是十一點左右了,她有些疲倦的回到房間,就看見沙發上坐著工作的男人,他的膝蓋上放著一個筆記本,修長的手指正在敲擊著鍵盤。

唐知夏微微一怔,燈光下的男人,眉眼認真,黑色的高領毛衣無端顯得冷峻迷人。

“回來了,洗個澡睡吧!”席九宸抬頭看她。

“那你呢?你睡嗎?”唐知夏問他,也不希望他熬夜工作。

席九宸當然不是睡在她房間的,但聽到這句話,他的眼神頓時驚喜抬起,晶亮逼人,“想要我陪你一起睡嗎?”

唐知夏望進他的眼底,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可以啊!”

席九宸把筆記本電腦一合,也不管什麼工作了,“好,一起睡。”

唐知夏去洗了一個澡出來,席九宸已經在床上等她了,他是早就洗過澡的。

唐知夏看著他換著灰色睡衣,她也一身淡紫色睡衣,她掀被上床,關上燈,自然的躺進了他的懷裡。

“明天開始,我不想你去上班。”身後的男人在她耳畔低沉道。-